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对面的一群提着大包小包青年和我一样在吃米线。他们估计是第一次来北京,“北京好大。”北京米线真贵。”这是他们对北京的初级评价,可能过一阵子之后,他们还会得出北京房价真贵,北京交通真堵的结论。 

你得学会接受,接受普世的价值同时,还要接受别人赐予你的邪恶。在自己没有社会免疫能力的时候,拼命的让自己铠甲变得更加坚固。关于爱恨情仇,关于背叛利用的事情以前只是耳闻,但现在当自己也要作为一份子卷进来的时候,退避解决不了问题。你老人家必须掌握把鞋脱下来,往那个江湖了一扔。听听响的技巧,虽然那个技巧可能我永远也掌握不了。
唉,谁让你觉得北京是个好地方,其实小县城的生活也不错嘛。舞台大了,就要身子骨硬。从小打架被人打哭,那也只是证明自己没本事。在什么地方,没有战争呢?抱怨假事太多了,只能说明理想主义的毒药吃多了。

唯一能掌控的是,勤奋点磨手里的小刀,它让自己有饭吃,也指望能放出寒光,吓退一切敌人,真不行的时候上战场也能戳几个窟窿,不能让敌人杀死了,还鞭尸说是个懦夫。

 

我想对那些新来北京朋友说这,你们那只是直观的感受,就像蚂蚁爬过你的小皮肤,如果你真的融入北京的大社会,你得准备蝎子钻入骨髓,然后装着像吸了长寿烟一样无所谓。正如今天晚上,我斜着眼看,韩国选美冠军的性贿赂视频,真像吸了大烟一样让人浑身抽搐。


上一篇: 揭秘:看看毛泽东的英语水平:三块肉喂你马吃
下一篇:莫妮卡

2条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