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晚上和兄弟喝酒。

场面热烈,话题深入,激情四射。不知不觉一斤白酒入肚。很久没喝白酒了,居然能灌进去那么多,看来敞开心扉不但能说点心事,还会好胃口。的确,已经很少有这样的兴致,兄弟一枚,烤肉一堆,小酒一瓶。把酒言欢,这正是我理想的生活主义。旁桌的美女帅哥,才子佳人都已散去,我们又是最后打烊的顾客。看着那些辛苦劳作一个月挣不到2K的服务员在收拾残羹冷炙,在板凳和拖把间垒间筑垒自己的北京大梦,酒精刺激了,突然感慨起来。

读吴****跌荡一百年,他在序言中引用了北岛的诗歌,他只是引用了最后一段,全文应该是这样的:

青灯

故国残月

沉入深潭中

重如那些石头 你把词语垒进历史

让河道转弯

花开几度

催动朝代盛衰

乌鸦即鼓声

帝国们如吐蚕丝

为你织成长卷

美女如云

护送内心航程

青灯掀开梦的一角

你顺手挽住火焰

化作漫天大雪

把酒临风

你和中国一起老去

长廊贯穿春秋

大门口的陌生人

正砸响门环

吴****塑造的都是大人物,那砸响门环的是政治家,知识分子,企业家。可是,我总是觉得,那些砸响门环的是正是像服务员一样辛苦劳作普通人。


上一篇: 有则改进,无则加勉。
下一篇:谁正在探索?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