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2-05-10

近期百度和日本乐天合资公司乐酷天宣布倒闭,外界开始给百度算账,这是继有啊之后,百度电商倒下的又一棵树苗。百度大花园里并没有适合电商成长的土壤?

业界的解读是,日本乐天集团刚愎自用,严重脱离中国本土的种种做法让百度难以消受。日本人把持了乐酷天的控制权,管理流程臃肿漫长,市场对策更是缺乏对中国本土的理解。曾经在乐酷天任职的中国员工说,光是沟通问题就耗尽了大量成本,“每次会议还得通过翻译,就连一个小小的决定还得向日本总部确认”在中国it丛林世界里,这只外来具有“高贵”血统动物显然头脑太傲慢,触角太笨拙,等待它的也只有被屠杀的命运。

乐库天关闭,百度并没有阻止它的倒下,百度并没有选择拿更多的钱和资源继续支撑。事实上,百度不缺少现金,更不缺少流量,但他并不愿意继续做下去。这分明是在告诉四周的人说,这个游戏,我已经不想玩了。这无疑是明智的,如果百度还继续在要做纯电商企业的美梦上继续贪恋下去,他损失的将不单单是一些钱。

这就加深了我之前对于电子商务的一个思路,百度为何要做电商,他真的需要亲自操刀电商吗?

我曾经在一篇文章里,比较下百度腾讯的电子商务卖相,简单的说百度卖水更有优势,腾讯卖用户更为擅长。

百度是一个信息分发平台,它核心的商业模式就是通过收取信息分发费来获利。信息分发的层级越多,链条越长百度获得的利益就会越大。这好比高速公路,如果这条路足够长,百度就可以设置足够多的收费站。换种说法就是,垂直信息网站越多,越发达,对百度越有利。尽管百度的愿景是希望网民获取信息的成本能够最低,这也它聚拢用户,抬高竞争门槛的必然。

在电商最火热的这2年,百度通过信息分发赚足了电子商务企业的钱,这符合百度商业的逻辑。拥有一个电子商务的大鱼塘,百度关心的应该是鱼儿数量的多少,而不是自己养几个鲨鱼去和其他鱼撕咬。或许,百度担心这些鱼儿会跑到阿里或者腾讯的池塘里,但放眼世界,搜索引擎法无法解决。谷歌也得说不。

谷歌有决心进入电商市场,陆续推出产品评论、手机购物应用程序等服务。谷歌还为中小型公司推出虚拟店面。甚至推出了服装电商网站Boutiques,不幸的是这家电子商务网站也倒闭了。被寄予厚望Checkout则并入了谷歌钱包。

折腾几年后的结果是,在美国电商圈,谷歌依然不能和ebay和亚马逊称兄道弟。

总之,谷歌给外界的信号是,谷歌在电商战略上倾向于做服务做平台,并且重点向移动互联网偏移。从谷歌收购的案例上来分析,谷歌是不会亲自挽起裤腿自己养鱼了。而且,值得注意的是,谷歌大力推出Google+除了对抗facebook之外,也为社交电商埋下了伏笔。

我们继续深挖商业模式的本质,会发现,搜索引擎本身就是电子商务。如果说像阿里巴巴慧聪网是贩卖的企业信息,淘宝天猫京东是贩卖的商品信息,那么搜索引擎贩卖的既有企业信息也有商品信息。百度可以把信息通过其他的形式组织起来实现信息增值,这是百度擅长的。搭建开放平台通过对信息层级的把控实现和第三方共赢也是百度擅长的。所以说,电子商务是一个超级概念,谷歌和百度并不缺少电子商务的盈利模式。

百度投资耀点100只是流量入股,这也从侧面印证了百度的狡猾和对电商的某种认知。果断放弃乐酷天或许验证了百度内部已经达成了关于电商的共识。

我的预测是,百度会更多的将目光放在在社交和移动领域上,那里正果香四溢

作者微博:http://weibo.com/xiaopangit

本文来源:福布斯中文网

2011-12-21

围攻淘宝的所谓卖家们依然未收手,十几个人跑到香港为淘宝设立灵堂,广撒宣传帖, 言辞实在不堪入耳。我刚在微博上转发了一条支持淘宝的,瞬间被骂脑残。

一时勾起些许回忆。

2年前,淘宝开展了一场整治虚假信用的运 动。可谓轰烈烈,马云彼时也发出狠话,誓与那些炒作信用的势力斗争到底。一时风声鹤唳。寄生在淘宝上靠信用炒作发财的公司垂死挣扎,买过信用的店铺担心自查诚信被关也裹挟其中。

这是当时IT时报的叙述:

迫于淘宝的强大声势,继国内最大炒作团伙网丫网宣布退出后,其他11家炒作团伙在账户被冻结 后也主动自首。在此番整治过程中,信用炒家就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他们暗地里煽动卖家反 淘宝,骚扰淘宝客服,甚至集体攻击一些著名淘宝网店。

“那些信誉等级高的大店难道就没有刷过一个信用吗?为什么被查的都是小店。”那些喊冤的中小网店店主大多有相同想法,他们认为大网店是因为给淘宝交了更多钱、出了更多广告费,才免遭被查,“大店刷信用才刷得厉害”。这一次自查系统只是检测近6个月的交易记录,那些早期曾大批量刷信用的大网店即使有虚假记录,也很难被查出来,“新店、小店最吃亏”。

就在信用炒作团伙大量干扰卖家的同时,炒作信用团伙的黑色产业链还在各种媒体和论坛上散布假消息,称“诚信自查行动”以来已经有万家淘宝店铺被关。对此,淘宝网信息安全部门澄清说,淘宝在“诚信自查行动”中没有也不会关掉任何一家合法的淘宝店铺,“诚信自查”活动是卖家自查的方式,而非强制手段。

我连夜策划了一个专题炮轰淘宝过河拆桥。大意是,我不反对打击炒作信用,但炒作信用在淘宝上早就存在,为何现在淘宝才出手干预?淘宝有放纵养虎之嫌,这还可能伤及不少淘宝小卖家。 在此后的饭局上,有朋友说,你弄得那个专题搞哭了一个淘宝的女童鞋,她觉得非常委屈,到底是媒体对淘宝不解?还是故意刁难?“你一方面说淘宝不规范卖假货炒信用,淘宝整治假货整治违规得罪了人你又说不行。这逻辑太伤人”

放在2年后的今天再看,淘宝这个桥该拆,如果那时不拆,在电商塑造诚信迈向正规的大环境下 ,淘宝可能就已经不复存在或者丢掉市场,失去了平台,卖家焉能自保?

穿插一个我朋友在淘宝的故事。他05年在淘宝开店,从白手起家到现在手里几十杆枪,算是真正经历了淘宝各个时期。野蛮生长到逐渐规范到公司化运营。历经艰辛,多有起落。他提起圈内朋友聚会,大家说起淘宝也是有赞扬有抱怨,但更多的是怀发展的心态拥抱变化。“淘宝太大了, 店也太多了,不能指望淘宝照顾到每个店的情绪。还是得靠自己”

我们真的看到这些变化了吗,或者说理性看待认真对待淘宝对待自己的店了吗?

事实上,不管是外界理解或者不理解,每次淘宝变革都会牵动巨大利益纠葛,都会引发淘内淘外剧烈反应,如同09年,如同当下,每次都是一场艰难的博弈。而每次变革以后,淘宝平台都会得到提升和规范,身在其中的卖家命运也随着规则的变化而改变。值得注意的是,愈发清晰的规则是一种正向的引导,而不是相反。

而这种正向的引导最终同样使隐身其间的买家群体受惠,且体验直观。虽然至今面临诸多挑战,但保证生态链的健康和良性对类似平台而言自然是头等要事。

阿里巴巴首席市场官王帅说,阿里巴巴集团用了12年,淘宝用了8年时间才建立了一套诚信体系,有人说,淘宝是一家企业,商业就是商业,你讲什么诚信跟道德干什么?“我不同意这句话,我觉得商业跟道德从来都是不可分的,这两个本来就是一体的,你可以没有道德从事商业吗?道德跟商业是不可分的。”

深夜,即时通讯上王帅还亮着,我搭话:来者不善啊,像我这样跟了一下还被骂,别说那些被不停攻击的卖家了。他答:“刚嘱咐大家注意人身安全…。”

干互联网除了做好本职工作外,还要被人身威胁,还要忍受被设立灵堂,被诅咒,这的确是闻所 未闻的荒唐事。在淘宝公开这些闹事者的身份以后更是让人不免怀疑这些以弱者自居的人闹事背 后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目的。

联想到有些媒体对淘宝的诟病主要集中在几点,淘宝做生意就做生意吧,还总拿社会就业说事。 淘宝是个平台,是个小社会,干什么都不能那么霸道。

这件事正好印证了,淘宝的确是个小社会,而且是确影响力巨大的小社会,而社会管理需要科学需要柔情需要人性,但同时最重要的是,对于超越社会大众的特权要求,一定要懂得说不。

阿里集团秘书长邵晓锋说,阿里巴巴集团发展12年,从18个人创业开始做到今天规模那么大,整个过程就是信用体系的一个建设过程,阿里巴巴的发展史就是一个信用体系的发展史,阿里巴巴B2B做诚信通,就是想确保一个诚信体系,然后从淘宝开始做,先建立了一个信用评价体系,随后建立支付宝,也是为了解决诚信和支付的问题。任何挑战诚信体系的行为都是对电子商务整体发展和消费者利益的挑战。这句话看似官方,但值得每一个想在淘宝安身立命之人思考。

被逐出江湖者必定心有不甘,只是在江湖中,除了道义尚有规则。

马云说国家该管的事情,淘宝去做了,且忍受了巨大的委屈,我看这种委屈可能还是有巨大的代价换来的。

本文来源:福布斯中文网  作者微博:http://weibo.com/xiaopangit

2011-12-19

周末,和创办互联网咖啡馆的腾讯前高级员工聊天,不知不觉就聊到了他的前老板,pony。

江湖上已经有很多的关于马化腾做产品的段子,或褒或贬。如果这个段子来自马化腾身边的人,而且是已经没有任何利益关联的前员工,我觉得更为客观。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这位前员工在2008年负责腾讯“hummer”计划中最重要的一项任务,交互设计。当你向某个人发出加为好友申请的信息以后,假设对方同意,你就会收到一个反馈的弹出框,会提示你两个选择按钮,一个是完成一个是立刻发起对话。这是现在的产品版本。

当时这位员工设计的反馈弹出框也是两个选项按钮,一个是确定,一个是取消。这位童鞋做完产品规划提交给领导然后抄送给最高司令马化腾。然后就剩下惴惴不安的等待。

虽然,他早就从同事那里听过了很多有关马化腾对产品“死抠”的诸多故事,但幸运的是,这位大老板从来都没对他特殊“关照”过。

让他感到“惊喜”的是,凌晨,这位大神似的老板果然发出了一封神一样的邮件,在信中,pony问,“如果我选择点击确定按钮,我可以理解为对方同意,那请问取消按钮是什么意思呢?”“凌晨3点收到pony亲自回复的邮件,汗都流下来,虽然事先都有心理准备,但自己没发现的失误细节被马抠出来以后,心立刻忐忑起来。脑子里一片空白,手直哆嗦,心想,你都好几百亿的身价了,还看那么细干嘛?”

在这位员工的记忆中,马化腾是一个每天能抽掉2包烟,抽到牙齿和手指都发黄的产品经理,他可以宅在办公室里一天都不出来,可能就为了研究明白产品的按钮应该放在左边还是右边。

“我们可能几个月都见不到他,见到他的时候一定是在产品讨论会上。”

虽然已经离开腾讯,显然这位前员工显然对前老板充满了敬意。财富和工作态度似乎并没有直接的关联,但转念一想“世上能有几个人做到脚下踩着百亿财富,半夜了还淡定的坐在电脑旁边安静地研究产品?”

马化腾对产品的痴迷的段子还有很多,如果把马化腾理解成腾讯的红太阳那就错了,虽然他是最高领导,但腾讯内部依然有敢与其争锋芒者,这要得益于腾讯营造的敢于“纳谏”的环境。

本文来源:福布斯中文网

作者微博:http://weibo.com/xiaopangit

2011-12-12

这个题目要先从搜索开始。

很多人喜欢百度,也有很多人讨厌百度,但百度就在那里,霸主难撼。互联网最不缺少的是孤单英雄,何况是像周鸿祎、王小川这样裤腰带上都别着几把枪的人。

1、百度寂寞很久了,一群人站出来磨刀霍霍,要割肉。

搜搜说明年投入10亿研发经费,一定不比百度少,搜狗援引市场机构的数据号称自己已经位居老二的位置。马云戏称让百度睡不着。已经在搜索领域败走麦城的360也宣称重温下搜索情节。

百度高增长高市值高收入让很多人“眼红”。但搜索这门大生意并不是每个企业都能玩得起,也并不是有钱就可以玩的游戏。

2、在这熙熙嚷嚷的人群中,王小川最腼腆,周鸿祎最激情。

王小川带领搜狗一开始以垂直设想切入搜索,但后来发现这条路并不好走,转而剑走偏锋走上了一条产品带搜索的路子。后来证明这路是对的,搜狗浏览器、搜狗输入法两大产品盘活了搜狗搜索。2008年我在采访王小川的时候,他还没有那么清晰的思路,只是说输入法离用户最近。

周鸿祎从雅虎出走后创业拿风投2000万美金做的就是中文社区论坛搜索,后来的故事大家基本都知道了,周鸿祎到处说,因为搜索,他收获了10亿美金的教训。

3、王小川和周鸿祎最近在打架,事情的缘由是360通报搜狗浏览器存严重漏洞,进而引发周王两人的口水战。口水战背后的真正原因呢?

这算是两人第一次正面交锋。旧日时分软件群雄围攻360,王小川报名出战,但最后没来。据说,王小川的老板张朝阳对周鸿祎很赏识,所以和360玩了一回暧昧。但想必新仇已经结下。

4、超级产品经理马化腾在内部承认再重新搞一个通用搜索,复制百度奇迹已经不可能。但搭建在qq枝干上的搜搜一直表现不温不火,这让原来很多看好涨搜搜的人大跌眼镜。搜搜的问题在哪里,同样是产品带搜索的路子,为何搜搜没有搜狗走得顺?腾讯旗下那么多产品带活一个搜索为何那么难?

5、百度之所以不能复制,是因为百度改变了用户的获取信息的习惯,强大的品牌势能和用户粘度已经筑起足够高的市场门槛。谁能够复制百度这种第一时间满足用户获取信息的能力,进一步讲谁能够有能力让用户产生搜索需求,谁就可能从百度嘴里抢一块肉。

百度的逻辑是,先有信息需求再有搜索。输入法嵌入搜索既延续了百度的逻辑,同时又再引导用户创造信息搜索需求,每天都在更新的热门词库就在诱导用户产生搜索欲望。一旦点击了就产生了品牌附加值。

6、搜搜步履艰难可能受制于腾讯庞大的自身产品机制。拥有海量用户数据的腾讯变得越来越智能化,它经过精确计算的推送信息或者基于用户产生主导的信息使得搜索需求刚一产生就消失在关系链中。

试想一下这样的场景:你刚想了解某事情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你的朋友就推送给你了一条答案。你还用得上搜索吗?这算是成功者的魔咒?这点值得探讨。

7、搜狗输入法已经证明了可以产生搜索价值,剩下来就是装机量的问题,简单的说,装机量多了,带动的搜索市场份额也会跟着涨。浏览器亦然,这也是可以激活搜索市场的好工具。

无法和百度品牌相抗衡的时候,占据这样的流量入口成为最直接切入搜索市场的办法。王小川说百度每年都花好几个亿在买流量。潜台词是说,这条路是对的,因为老大也是那么干的。

8、残酷的竞争来了,争夺流量入口,然后用搜索引擎变现。周鸿祎抄王小川的后路,标题有点吓人,其实我想说,以目前360在软件市场的操控能力,以及旗下产品矩阵的实力,的确会让品牌依然孱弱靠产品输血的搜狗产生焦虑。一旦流量入口被抢走,搜狗面临的前景很危险。

我曾经在一篇文章里描述周鸿祎是个快刀客,其实,他也是位不折不扣的玩定位的营销行家。哪天360推出安全输入法,大家不要奇怪。

9、被浑水公司搞的灰头土脸的的360急需要新的盈利增长点,而搜狗则是把身价性命全都搭进去了。几个预测,360可能会推输入法。搜狗也可能会需求外部力量支持。且看,什么时候看到360收编哪家搜索引擎的代理渠道了,就证明这事周鸿祎已经想好怎么做了。

10、央视曝光百度收钱黑幕,王小川出来力挺李彦宏,“我觉得robin绝不会是那样的人。”周鸿祎在法院门口差一点和李彦宏上演全武行。就是这样的两个业内大佬,要续写一段关于搜索引擎的故事了。

本文来源:福布斯中文网    作者微博:http://weibo.com/xiaopangit

2011-12-09

9月深秋,我和经纬创投管理合伙人张颖窝在咖啡厅里聊了一个下午。当我们讨论到团购的时候,我有点激动,张颖说你嗓门太大。是的,团购又何尝不是个高分贝的行业,叫嚣着怒吼着,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冲击着人们对于互联网的认识。

张颖一边搅着咖啡一边问,你最看好哪几家?我答,美团挺有戏。

在Groupon已经上市,国内团购企业哀鸿遍野的时候,我想写写王兴。

可以肯定的是在国内做团购最早的并不是王兴,但王兴的出现迅速把团购行业引爆成竞争惨烈的红海,对于这位连环创业者,有人把他看成悲剧,有人则称他是有相当嗅觉的商业猎手,他年纪轻轻居然成了一个毁誉参半的人。

去年5月份刚创办美团不久的王兴来新浪做客,我和同事韩荔接待。当时饭否刚刚惨死,我们俩还在担忧,此时的王兴情绪是否稳定?

结果,王兴很精神饱满的做完了那期访谈,他兴奋地描绘了团购的前景,并不避讳谈论关于他的滔滔不绝的抄袭指责。“我不管别人评价,我只是做事。”韩荔在他走后一直强调说,他真的是一个特别有趣的人。那次短暂的交谈,王兴留给我印象最深是油光发亮的脑袋,有点机械似的谈话节奏,以及独自驾着小宝马驶去的形象,据说那是他当年卖掉校内后买给给自己的忧伤礼物。

紧接着仿佛是一夜间就冒出了几千家团购网站。

此后就是关于王兴的潦草记忆,就是团购乱局。

突然,有一天,网络热传一张图片,王兴高高地站在桌子上,四周站满了黑压压的员工,俨然一副教主训话的形象。王兴的朋友说,他不是一个蔫了吧唧的人。

回到张颖的话题,为什么说美团挺有戏?

极度渴望成功的老战士

王兴很倒霉,但我不认为他是一个失败者,校内、饭否产品都做的很好,前者是因为现金流没有把控好,后者则是因为胆足够大,但命不够硬。虽然留下了管理不善的骂名但反证了王兴对互联网产品嗅觉的犀利。历尽劫数,王兴除了伤疤之外还有经验还有教训还有些干货。

一方面他特别害怕没钱,害怕盲目扩张。所以,美团早早融了资,小心翼翼地迈着小碎步。在其他对手大举扩张大把烧钱的时候,美团选择了低头暴走。值得一提的是他的帮手王慧文,也是一个宁可把房子卖掉也要创业的不安分者,他们这一群人明白现金流比妈妈还要重要。另一方面,对于屡次铩羽而归的创业者们来说,对成功更是充满了极度渴望,这是失意者天然的心理需求。人若无名,专心练剑,这样的签名,多少能透露一些心境。

创业家社长牛文文说看企业价值首先要看的是团队有没有奋斗精神,像王兴这样的用铜豌豆形容也不为过。

不再理想主义

做产品不光要把刀磨快拿刀的手腕还要灵活,只有那样才能有力地向目标用户砍去。产品不但要做好,市场也要跟得上。

王兴以及他的团队在外界看来甚至有点“不食人间烟火”,他们沉溺在技术和产品的小河里,只有很少的时候伸出脖子来跟媒体跟同行跟业界交汇下眼神。但这次变了。

美团开发布会公布融资账户、爆行业潜规则、与同行打口水仗,让很多了解王兴的人感到非常的诧异。一群写码的秀才,什么时候开始学会拿刀子上街,能打过的就砍,打不过就跑。他们应该啃着方便面在电脑桌上写程序啊!美团的历练让整个团队变得更狡猾,变得更接地气,换句话说,变得更商业。

和阿里的联姻更是说明整个王兴团队看中的更是长远的格局,他们学会了和别人一起合作而不是独唱。阿里巴巴资源的导入,无论是在市场运营还是电子商务拓展方面定会给美团带来莫大的提升。技术和市场并重,两条腿走路。王兴在做一门生意。

相比下,其它的团购网站,团队没有比王兴更惨的经历,花钱没有比王兴更抠门,但背后资源并不一定比美团强大。大家拼的就是体力耐力和囤积的粮草,当然还有运气。

时下,好多大佬在讲宿命论,网易丁磊信奉一命二运三风水,雷军说,我最重要的工作是晚上看星象。阿里王帅讲人生没有规划。腾讯吴军博士更加拔高了,在书中说,企业是有基因的,企业和个人的兴衰沉浮都逃不开宿命的影响。

团购互杀,一片凄惨,如果真有宿命,这次倒霉还会是王兴吗?

现实是,美团离成功还很远,坊间关于王兴团队的非议还有很多,比如说他们不是做事的人而是专门拿钱就跑路的主,甚至还有种种关于他们的套现的传言。

紧张工作之余我有时会稍作遐想,如果早出生一百万年,作为一个男人,此刻我应该正在狩猎。我应该围着兽皮裙,手持标枪,正在捕捉山羊野鹿,也可能正和虎豹豺狼大狗熊做生死之搏。如果我干不好,我就会被咬死,我的家人族人就会饿死。每想到这里,我就决定集中精力,回到中国互联网这个现实丛林中来。

以王兴的这篇围脖作为结尾,祝福能坚持到最后的团购创业者,希望有一天能看到王兴的msn不再是灰色。

本文来源:福布斯中文网靳继磊专栏  作者围脖:http://weibo.com/xiaopangit

Ucweb“船长”俞永福激动地在微博上贴出声讨腾讯的檄文,更在博客中列举了腾讯的四大恶行“拷问”腾讯,引来一群人的围观。

事情原委是腾讯援引第三方咨询机构的数据向外界传话,声称“QQ浏览器不管从市场份额还是功能体验都已经稳居第一,全面超越同行和竞争对手”。做了好多年的老大,一觉醒来就被剃了头,这显然刺痛了俞永福。

实际上,跟腾讯打仗,Uc不是第一次,这已经不新鲜了。新鲜的是还有多玩李学凌、金山王峰这次也公开集体向腾讯“约架”。李学凌还号召说联合起来这次“大家一起要做些什么。”

跟腾讯“有仇”的创业者们突然点燃了火气,从散兵作战,到合纵联合——企鹅遭遇群狼?

站在创业者的角度上,笔者非常理解俞永福为什么不隐忍:面对生死存亡,谁都不想死,谁都死不起。从接受雷军400万天使投资算起,从一盏灯到1000个人的企业,Ucweb已经在梦想的大道上狂奔了7年。这不是7年之痒,这是想“截胡”,这是在“咋胡”!

兵家必争

CNNIC发布的最新《中国手机浏览器发展状况研究报告》显示,目前我国手机浏览器用户规模达到2.15亿,占手机网民比例的67.6%。手机浏览器作为网民接入移动互联网的基础入口在产业发展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对各移动互联网企业而言将是其获取产业话语权的重要产品。

在巨头没有特别关注手机浏览器的美好时光里,原来是俞永福一个人登山(遨游、Opera、Go浏览器等远远的被甩在身后),面前是一篇开阔地,就要修成正果的时候,身后突然来了那么多人要抢饭碗。

对于这样的战略高地,腾讯百度阿里巴巴360等巨头们怎么可能放过?手机浏览器不但可以囤积流量还能大把变现,也能成为重要产品、应用等的推送渠道,卡住身位以后占据有利地形,还可以正面俯视竞争对手,想用机枪就用机枪想用大炮就用大炮。这是一场必须打的战役也是一场谁都不愿意输的战斗。

所以笔者看来,虽然眼前Ucweb指责腾讯不公平竞争,但实际上俞永福面临的竞争环境会越来越严酷惨烈,犬牙交错,巨头压身。现在是腾讯紧追其后,在不远的未来,百度阿里巴巴和360定会整合自身优势资源,竭力争夺市场。此前阿里巴巴注资Ucweb官方宣称是为了在移动电子商务方面的深度合作,但后来,阿里巴巴还是推出了自己的手机浏览器,足以证明阿里巴巴对于手机浏览器有着自己的战略设想。而腾讯手机浏览器推出不足2年就表现强劲也从侧面反映出这些巨头的后发优势很恐怖。

创业邦CEO南立新评创业公司说,“小公司的逻辑,有没有办法都要解决问题。没有中间道路。”在没有解决问题前,在没有找到更好的道路前。面对腾讯的咄咄逼人,Ucweb只好抓住腾讯一顿捶,一方面为自己争取更多的外部舆论支持换些生存空间,一方面也是争取更多的时间。

放大了棋盘看,虽然巨头们都在干这件事,但巨头们之间也必然存在惨烈的竞争,这对于创业企业来说也是一种利好,为了制衡对手,巨头们不得不拉拢像Ucweb这样的割据一方的诸侯为我所用。这或许会成为创业公司生存的重要砝码。

眼下就算群狼要围攻企鹅,也很难打出规模。有消息说腾讯内部在“复盘”当年3Q大战后得出一个结论,腾讯给对手增加了不少的市值。所以,这场战役即便打,笔者预测腾讯会较真,但更可能的方式是玩柔性PK。(另外,对于这些所谓的雷军系企业,有种说法,雷军联姻腾讯是为了示好腾讯,给他所投资的企业争取发展的空间。但从腾讯大推微信、手机浏览器上看。马化腾才不管这些呢)。

结构性迷题

Ucweb攻击腾讯假开放,为了一己私利搞不正当竞争,破坏整个互联网创业环境。这个手法很类似当年的360用道德的名义宣判腾讯,也许直接但可能隔山打牛。

现在的巨头们都在鼓吹开放平台,准备无数的导弹发射井,只等创业者公司到位,启动按钮,借助现有流量、用户,让合作伙伴一飞冲天。自己搭台,别人唱戏。看上去很美。网易ceo丁磊一向以率真闻名业界,他在近期的一次媒体访问中直言不讳的指出“现在腾迅和百度嘴上说的开放,其实都是伪开放概念,核心的内容根本不开放。”

为什么说开放是伪概念?丁磊嘴上的核心内容究竟是什么呢?对于腾讯来说,之前一直指的是im,现在加上更详细的描述是互联网入口,围绕的是腾讯一站式生活平台战略。随着互联网入口的迁移,腾讯的雷区将不断重新被划定,哪里是网民入口,哪里就是腾讯聚焦的地方。腾讯的开放是随着公司发展动态的开放,是有选择的开放。

所以,我们看到现实情况是,囤积大把现金的腾讯四处出击猎走有潜力的互联网公司,但这些公司有着明显的特征–可以成为腾讯公司的导弹,但不会有机会成为发射平台。比如电子商务,比如游戏,收购的这些公司被腾讯挂上其庞大的枝桠上继续繁衍。

马化腾战略路径很清晰,他要的是入口要的是平台。比如,腾讯不会动手亲自做电商,而是聚拢一帮电商人马在他提供的平台上工作。最新的例子是腾讯团购平台上线,只要是合法的团购网站都可以申请接入。(预测,腾讯也会推出比价购物搜索。)

但对于那些有机会成为或者已经有苗头成为互联网入口(尤其跟腾讯自己产品有明显冲突)的公司,腾讯的做法多少有些粗暴,甚至是零容忍。比如直接拒绝和语音工具YY合作,不得不说这款语音产品极具杀伤力,腾讯选择了说不。而对于移动互联网入口的争夺直接影响腾讯了对Ucweb的判断。

谁听说过百度开放了搜索?丁磊说这些巨头的行为是伪开放,一点都不为过。

话又说回来了,从产业生态角度看,Ucweb拿垄断大锤使劲敲打腾讯,也不能忽略的事实是Ucweb本身在手机浏览器领域已经垄断了很多年,虽然俞永福声称Uc十分之九的流量都访问非uc网页,但这种模糊的说法也遭受到了质疑。正如顽石CEO吴刚所言“UC的短视窜起吸干了多少中小WAP站的流量,吸走了多少CP的利润,这些公司恰是UC的毛细血管,打造一个生态链才是与Q竞争的关键。现在想要大家团结,大家在哪里?都死光了。你不得不独自迎战了。”更有业内人士戏言,这是小垄断公司对大垄断公司的挑战。这听起来让Ucweb能抵达南立新所说的阳光大道更加迷茫。

这就是结构性迷题,无论是大巨头还是小巨头,一旦自身框架已经搭好,产生庞大的经济利益,形成惯性思维,他们很难也很不情愿面对产业的变化,因为他们还要面临的巨大危险是,一旦一招不慎,大厦可倾。大巨头在整个产业里称霸,小巨头在自己的圈子里称霸,如同魔咒一样让人沉迷不能自拔,谁人能解?

回到残酷的竞争,我们重新回顾,在腾讯和奇虎那次著名的3Q大战激战正酣时,TechCrunch作者Sarah Lacy曾这样评价“中国互联网如同一个黑箱子,几乎不可能知道谁在保护用户,谁又只是在保护自己的领地。这意味着拥有强大实力,以暴力方式阻止用户使用其它流行服务,这既不是为了中国利益,也不是为了互联网(针对任何一个网站)的利益。”

老外难道更懂国情吗?俞永福如果拿道德伦理以及其他因素去给自己画大饼,只能饿死。我们只能为创业公司祈祷,但市场不相信眼泪。

作者围脖:http://weibo.com/xiaopangit

本文来源: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

2011-09-20

看到最近有些公司疯狂刷app的排名,以及看到可心采写的关不掉的app,这种咸湿的味道很熟,是的,移动互联网也成江湖了。

刷排名,后台联网,调用用户资料数据,偷流量,很熟悉的场景。

在连线杂志发出web以死互联网永生的声音后,国外大佬又说,浏览器将终结一切,包括替代操作系统,但我认为这两种说法虽然看似不同,但提到应用的重要性显然存在。即便是未来利用云计算技术的浏览器包圆了所有服务,具体到执行层面,浏览器为响应用户发出的需求,总是会需要为它提供内容、程序、应用的服务商,哪怕用户在前端看不到到底究竟是谁提供的服务,但这跟app商店并没有本质的区别,只不过后者的结论认为,浏览器将是智能手机屏幕上唯一的应用而已。

在我的理解中,app是手机应用,更可以理解为手机客户端。智能手机用户可以装几百个甚至上千个应用,这没有问题,问题是互联网公司每年生产的应用已经远远超过这个数字。为了争夺进入用户手机的屏幕里面,app大战不可避免。

有点扯远了,我想说的是,在pc互联网发生的一切,将会在移动互联网重演。惨烈而且阴暗的故事。

来取一条我围脖的话:

有朋友问我,为啥都在抢客户端,客户端的收入:1.广告。2.劫持浏览器搜索栏,靠搜索引擎分钱。3.贩卖用户信息。4.增值服务。5.游戏和电商。6. 卖流量。据闻,某影音播放器通过篡改用户搜索栏每月从某搜索引擎分账700万,这是一条灰色产业链。有名的客户端大多都在干,所以大家都不提,不说。

这是用户电脑桌面上常用客户端的一些玩法,我不敢说所有客户端都这么干,但绝对有相当一部分是这么干的。

这些客户端最害怕的是什么?

一是害怕百度谷歌,因为百度谷歌会给他们分钱,这一部分收入占了很大比重。得罪了百度谷歌,他们就没有了财源。

二是害怕更强大的客户端门户,例如安全类软件客户端,软件管理类软件客户端。如果得罪了这些客户端中的客户端,你会经常被报毒,或者被降低评分。得罪了他们就别想进场。更有客户端刚表现做的不错,就被强势入股和收购的案例。伤不起。

公开的比武没有,桌下的斗争太多。竞争的结果是强者恒强,弱者或者不听话者,死。

某天,某个靠色情推广起来的播放器的老板小李接到某个客户端老板小王的电话说,你们做的不错,可以考虑合作不?小李说没兴趣。小王说,你等着,把你们的软件报毒,评级降低,建议用户卸载。小李只能从了。。。。

在移动互联网,我相信也会是这样的套路。

1.大互联网公司依然扮演把门人的角色,后发优势明显。2.已经做的比较不错的创业公司,将会面临大公司巨大的竞争压力。3.广告收入将不足以支撑创业公司运营,歪门邪道的变现手段继续存在。4.不做应用的第三方应用将受益明显。5.人才、运营、市场营销费用将会越来越高。6优秀的移动互联网创业公司将被大公司注资或者并购。7.为夺取下载量,动用流氓手段。

手机浏览器、手机软件应用管理类软件、手机安全类软件、手机操作系统、手机广告系统将成为巨头们竞争的焦点。占据这些山头将成为会不会成为霸主的关键。至于,留给创业者的,能预计成功的,除了提供内容,比如游戏和轻型应用外,别想的太多。拭目以待吧。(靳继磊)
围脖:http://weibo.com/xiaopangit

2011-09-11

电子商务的热度依然持续。腾讯和百度这样的大鲨鱼在不断的选择猎物。
百度对比腾讯的电商布局——腾讯阵营高朋网、F团、柯兰钻石、好乐买、易讯商城、卖座网。百度阵营里有耀点100,齐家网,乐酷天。

你能看出来其中的投资逻辑吗?换个话题来说,如果你是一个同时被百度和腾讯看上的电商企业,有一家你必须选择联姻,那么你是选百度呢还是选腾讯?

百度和腾讯哪家企业更容易推动电商企业的发展呢。

百度卖的是流量,如果精准智能,会很快促成交易。当下任何电子商务网站都有相当比例的流量来自百度搜索,有seo的,有自然流量,也有百度推广。百度通过推送流量来促成交易,这种交易特点是时间短,网民目诉求比较明确,消费是第一需求,消费交易完成以后,消费者发展成为粘度用户的几率不是很高。

腾讯卖的是用户,信任成本低,容易发展会员。腾讯是一个各种关系链组成庞大帝国,腾讯推送的不是流量,而是带有关系的用户展示广告或者动态、活动,这种广告因为有关系的存在使得用户对广告的信任成本变得很低,即便广告信息推送以后不能在短时间内形成交易,但也因为关系的存在而大大提高了以后的成交率,而且容易发展用户群体。

借用粉丝的一句话:人其实都是由各种数据组装成的,从生理到心理,只是用数据找到一个人比直接跟他对话要难得多

百度卖流量屡试不爽,奇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用户搜索视频,只要能播就可以,平台选择根本无关紧要。奇艺往往排在百度搜索结果的前面,所以成就了奇艺。

腾讯卖用户屡试不爽,腾讯游戏之所以在短时间内反超网易和盛大,除了产品不输别家之外,游戏圈子的人群聚集能够迅速成就一款游戏。腾讯的例子还有好多。

各有千秋,但长远来看,对于电子商务网站,还是腾讯的用户值钱更具有价值。

所以,我认为像团购这样用户粘度极低的模式,一锤子的买卖就选百度好了,可是百度不干,他还要收团购的过路费。对于像钻石这样需要信誉较高的网站,在腾讯做推广应该效果会更好一些。其实腾讯也在卖流量,soso。百度也再卖用户,贴吧,但这目前不是主流。(靳继磊)

围脖:http://weibo.com/xiaopangit

2011-08-31

大佬周鸿祎最近有点着急,先是在微博强烈要求雷军说明在微点案中到底扮演什么角色(可能是因为金山在发法院判周鸿祎要向金山道歉的公关稿惹毛周),一副深挖到底的做派。接着因为一则雷军在采访中提到“乔布斯”迟早会死”这样的言论而对雷表达了强烈的鄙夷。周对雷公开发火,实属罕见。

不得不说,腾讯和金山联姻让奇虎倍感孤单。

都说前有三座大山,腾讯百度阿里巴巴,后又来了雷军和周鸿祎凑成了table。马云早就说过,不和周鸿祎的公司开展任何业务往来,李彦宏是因为新仇旧恨对奇虎心有芥蒂,腾讯更是因为3Q大战把奇虎看成死敌。一张桌子五个人,前三个老大虽然都各怀心事,貌合神离,但有一个共同特征就是不待见奇虎。后来的俩个小弟气小,但梦想大,也想有一朝一日做老大。但令奇虎悲催的是,连雷军都站在了腾讯的一边枪口相对,这棋局有点残酷。

面临被围剿的局面,老周能不着急?话又说回来,这个桌子太小,还缺了盛大,新浪等,个人觉得,在争夺老四的位置上,谁都有势力,但不会少了周鸿祎和雷军。

在创业家黑马比赛中,周鸿祎告诫创业者说,唯快不破不是真理,企业不能盲目追求速度防止暴死。但认真把中国业内最有优秀的俩家互联网企业腾讯和奇虎拿来对比,会发现,速度方面,奇虎总是领先腾讯好多个身位,周鸿祎是个名副其实的快刀客。

推出时间:安全浏览器,腾讯2010年5月25日,奇虎 2008年4月30日 ,安全管家:腾讯2010年5月31日,奇虎2006年7月27日,桌面开放平台:腾讯2011年5月16日,奇虎2011年3月1日

以上三个影响巨大的产品和平台,奇虎总是比腾讯先拔腿发力,这眼光毒辣确实让人刮目。周的三年探索,三年积累,三年爆发创业论很务实,更是因为奇虎早跑了关键性的几步让它得以在巨头环伺的丛林里有时间生存并壮大。有点当年国军要围剿共党却始终找不到共党主力的味道,因为奇虎总是把主力放在了敌人想不到的地方。

分析师问周鸿祎,360的竞争优势在哪里?周回答俩个词:远见和执行力。

乔布斯在中国很受推崇,他的平台加应用的商业模式也很受周尊敬。无论是360安全浏览器,360安全卫士,360桌面都是走的平台加应用的路线,这路子很野很大胆也很正宗,而且借助这些奇虎跑得很欢,电子商务游戏等等都可以统统拿下,奇虎也开始享受树上开花了,只不过这花是应用,树是平台。除此之外,360系中迅雷,酷狗,快播,信安易,世界之窗,鲁大师等客户端军团可以说都是周的武器,这也是周不惧怕敌人的底气所在吧。

再来说说同样推崇乔布斯的雷军

我曾经写过一篇雷军逼宫金山的博客,现在已经成为事实,其中提到,围绕雷军的17家企业可以形成松散的联盟对抗其他巨头,雷系的枪口没对准别人正是我说中的巨头之一奇虎。

雷军凭啥可以争夺第四关键位,借用俩位老师的话,一个是祝志军说雷军缺少的是可以比肩李彦宏马化腾丁磊的成就感,一个是王冠雄所说的雷军押上了一世英名。雷军劝谷歌林斌加盟的话,“没有钱了,我就自掏腰包。”雷军投资雷军,这野心和勇气至少得加好多分,雷军豁出去的不只是架势而是实实在在的行动。

一件靠谱的事情,一个豪华的团队,足够吃喝拉撒睡的粮草,领头的是业界劳模,6个高手,再加上17个捧场的兄弟,看样子很美。

雷的视线其实很早就挪到移动互联网上了。雷是第一个在业内极力宣称移动互联网有巨大前景的业内知名人士,在他成为ucweb董事长之后写过ucweb价值十亿美金。后来其在移动互联网的投资证明是对的,雷军的战略眼光的确霸气。

雷军告诫创业者不要上来就搞什么平台,这个东西玩不起,但雷军这次搞的恰恰是移动互联网的平台。又回到此前的那篇博客上了,雷军要干什么呢?雷军的兄弟们玩啥的都有,手机浏览器、语音IM、B2C、支付、杀毒软件、网游,看来多少有些答案了。有人说这些兄弟部队看似有些不怎么搭边,但如果雷真想借力发威,总会想出法子变出花样的。

但有一个逻辑问题我始终不大明白,像腾讯这样的庞然大物是因为先有了QQ扎根才生出其他旁支,天生一,一生二,而后更多,这是一个正向的逻辑。如果小米科技的米聊、MIUI、小米手机都已经做的很成功,什么电商,什么支付等都可以借力小米的平台,但反过来,在这个相对封闭的平台里,要像让支付工具、电商网站、游戏公司拉动小米往前跑,靠的是什么力量逻辑呢?怎么让那么多点都辐射到小米一个点上呢?这合纵的战略怎么实现?幸好,雷军手里还有ucweb,还有杀毒软件可以明显借力的空间。有总比没有好。

有腾讯这样的靠山,或许说雷胜算不少,但和微信等腾讯系移动互联网产品的竞争关系,又让人分不清雷和腾讯是敌是友?而且雷系的企业大都跟腾讯也是竞争惨烈。

从PC端的金山软件杀毒对决360杀毒,到移动互联网端的口信和米聊,周和雷是从地上一直缠斗到天上。为什么打仗,因为确实周系和雷系产品竞争太激烈了,双方恨的牙痒痒,不打不行。

放大了棋盘来看竞争,口信,微信,米聊,挺诡异的,还真不是俩个人的简单对决,这里边的变数很大。我在写这篇博客时候,俩人又再微博交上火了,我的瞎猜测是,雷军或许带上李学凌请马化腾喝酒。(靳继磊)

围脖:http://weibo.com/xiaopangit

2011-08-09

创业家杂志一篇关于多玩李学凌斗腾讯的文章煞是精彩,小文章牵出大江湖,值得一读。从这篇李学凌亲述的文章中诸多细节看,多玩YY是发誓要和腾讯死磕到底了。

创业绕不开腾讯成为业内流行的段子之一,不用列举任何数据,我们每天都可以感受到腾讯的强大磁场,很多创业公司在和腾讯的斗争中,或挣扎或妥协或被招安或死亡,绝大多数成了腾讯的边角料。市场竞争的残酷不能成为指责腾讯的理由。但腾讯最被外界诟病的是往往玩温水煮青蛙的游戏,它先看别人怎么做,呆在那里静静不动,等时机成熟了,突然跳出来集中火力把你杀死。

李学凌不想成为青蛙,并且试图以实际行动证明腾讯是电影无极中的皇帝,为了守住地盘沉溺在自己圆环套圆环的墙里不能自拔。他列举了在墙外的活的不错的企业,凡客,优酷等等。本来想说明腾讯很短视,却旁证了腾讯被冠以全民公敌的称号多少有点委屈。

普通人是有机会在墙外获得一块田地可耕。但霸气者李学凌偏偏又想把锄头伸到墙里去,这就是战争的由来。李有点壮士泣血,天地可歌的意思。

这次想把锄头伸进墙里的还有一个人,雷军。

自从被撬开了100个亿的产业基金后,腾讯似乎正在大踏步开放。都说,腾讯的什么地盘都可以碰,但碰通信类产品是腾讯绝对的底线,不论PC时代还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

雷军不管这些,小米的公关打猛,就连非IT类杂志雷军也都成了封面人物。在业内可谓做的风生水起,一度让我觉得小米可以成为下一颗核弹。前段时间的大连之行,我有了新的看法。一桌朋友,除了我自己用米聊外,发现大连本地朋友用都在用微信,我只好也装了微信。回到北京后,手机上米聊还是那几个人在刷屏,但微信已经不断发出我高中同学加好友认证信息。这不禁让我感慨,微信在二三线城市的生命力实在是太强了。米聊啥时候能抓住二三线城市用户?

这俩天微信又加了LBS和打通腾讯微博私信,这些惊艳功能正在以加速度在网民中间传开。而小米这些功能目前都没有,微信在产品推新速度上又把小米甩在后头。这对于誓师大会中说要以专注的力量做好产品的小米团队来说,是一个坏消息。

我前同事翻译国外的数据显示全球移动数据宽带4%份额。在IM应用中,QQ占比达18%,Yahoo Messenger占比达29%,WLive占比达25%,GTalk占12%,ICQ占4%。惊人的数据不仅仅更加佐证了QQ在IM市场的全球霸主地位,庞大的流量更是说明了有多么恐怖巨大的人群通过QQ享受移动互联网的服务。腾讯移动互联网帝国正在享受PC时代惯性所带来的红利。

话说雷军也不是“善茬”既然有胆子做那就是有备而来。可以预见的是,广阔的雷军系企业也将成为小米的试验田。一场移动互联网的生死时速即将开始。

360曾经用乱棍打的腾讯找不到北,这次不知道雷军和李学凌会怎么干。但在大战的前夜突然搞出这么一篇声讨腾讯的缴文,可以邪恶的想,这只是开始,腾讯得准备好接招。(靳继磊/文)

有忍不住胡扯,欢迎围脖地址:http://weibo.com/xiaopang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