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0-04-22

如今,中国几乎所有知名的电视生产企业都把资源倒向互联网电视,表征是:停产或者计划停产非互联网电视的生产。作为生产硬件的电视企业试图能在这场狂欢中扮演更多的角色,甚至他们会联想有没有复制苹果商店产业链的可能。所以,无论是TCL、长虹还是康佳都甩开膀子热火朝天的干起来了,这是一个新兴的产业领域,隐约显现的财富让企业充血。

互联网电视的主要功能卖点是能浏览,下载,在线观看互联网上的海量资讯,影视内容。这是激活整个产业链的关键一环,缺少内容支持的互联网电视无疑是空谈。众说周知的原因,手攥小锤的不是电视生产企业,不是优酷,土豆们,而是那些传统的、诸侯割据的广电势力。电视生产企业试图想敲响大锣,必须跟既得利益者广电纠缠在一起,结成利益的深喉。而如果广电系的诸侯们还要继续搞割据,变相分割互联网,那么互联网电视的存在又有何意义呢?这样的担心并不是多余,多年来广电网未能统一就是因为各地方广电明争暗斗,即便是朝野鼓吹三网融合,但盘根交错的关系网,利益网早已成为这些衙门的特色。

当雾气还在弥漫,其他运动员还没找到跑道的时候,广电系中最强势的央视已经提前拿到身位,中国网络电视台——目前唯一获准能接入互联网电视的合法视频网站。

有血淋淋例子对比

一个例子是,暴风影音和中国网络电视台合作,暴风成为中国网络电视台内容分发平台。央视网表示,未来将和更多的国内视频网站合作,形成更多的内容分发平台。这是一个案例,或许更是一个信号,未来优酷,土豆,KU6要想进把内
容输送到互联网电视,没有牌照的草根们,只有找到中国网络电视台。民营视频网站在辛苦劳作多年,培育了市场后,在面对可能会有的蛋糕,却形同一个旁观者。

一个例子是,目前还没有民营的视频网站在向互联网电视输送内容,除了迅雷。并不是因为迅雷拿了牌照,而是迅雷并没提供具体视频内容,只是在电视上提供了一个视频链接的服务,这样即便侵权也和迅雷无关。避风港的钢绳,把迅雷曲线勒得有点苍凉。互联网发展都十年了,作为一个老兵,迅雷还依然在灰色的悬崖上行走。不知道这是迅雷的危险,还是整个视频行业的挣扎。

迅雷的幸福时光还能持续多久,这是所有视频网站都想知道的问题。潮水汹涌,国家队早已坐上了快艇,而那些民营视频网站还在版权泅渡中望断天涯。

李善友在评论视频网站混战时曾说,大乱之后必有大治。他只说对了一半,民营视频网站可以大乱,但是大治,不是你们说了算。

2010-04-06

       媒体打电话问李善友,关于他卸任KU6网CEO的传闻是否属实。李比较焦躁,怒斥该消息纯属胡说八道。李善友上火了。

       去年11月份,KU6网和华友世纪股权合并,坊间传言KU6作价4400万美元,彼时KU6表示交易金额绝对高于这个数,即便是随后有内部人士透露KU6其实作价6000万美元,但相对于两轮融资高达4500万美元的现实,这个曲线上市的大饼还是画的有点虚了。

        合并的结果是,KU6网取消了所有员工的期权,李善友和管理层继续把持KU6的品牌,且李善友进入了华友的董事会。

         预计将于2010年第一季度完成的合并伴随着华友世纪惨淡出炉的年报变得乏味,随即有评论认为这意味着KU6和华友世纪合并失败,抱团取暖的目的并未达成。所以说,“高层不满业绩,李善友要走了。”这结论未免太冤枉华友世纪和KU6了,华友的财报和KU6的合并没踩在同一时间段上,合并还没有接受时间的检验,谈失败太早。

         但是,关于围绕KU6消息是那么暧昧不明。

一、华友世纪管理层和KU6到底什么关系?

        合并后的KU6作为华友世纪的全资子公司,却没有在华友管理层中占有任何的管理职位,从一般的管理架构上说,华友世纪将领导KU6,从现有的管理层看,KU6在华友世纪里并没有捞到任何的话语权。

       其中,代理首席财务官姚立,资深副总裁张艳梅,首席技术官梁建武,代理CEO瞿海滨都是盛大空降的原班人马。KU6原管理层集体出局。

      所以说,华友力图打造的音乐,无线,视频三驾马车里,KU6虽有品牌但缰绳是否真的握在李善友的手里,外界只能猜想。

 

二、华友董事会

        华友董事会里人物出场了,先是陈天桥和陈大年兄弟俩,接着是吴兆谱盛大首席财务官,朱海发盛大首席投资官,瞿海滨盛大资深副总裁,再接着是在盛大没有职位的吴征,周桐宇,和牛文文,最后。李善友。

        9位董事中,6位在盛大有差事,要么创始人要么是嫡系,且董事瞿海滨还是华友代理CEO。

        董事会里,KU6只剩孤君李善友,KU6已经失语了。这也从侧面说明一个事实,原来KU6的投资方,也已经集体撤退,不玩了。

 

 

三、关于KU6这点活


         KU6这点活,到底是不是还是让李善友继续挑头干,一些暧昧的迹象表明盛大或许早有打算。随着优酷网前销售副总裁陈军、土豆网前首席架构师赵亮先后加盟KU6,仅剩的一点地盘也一点点被盛大招募的外援给占据了,KU6管理权又被稀释了。俗称架空。

        李善友最近在新浪围脖写了不少感言,其中有赞美陈天桥的,“创业家对一个创业公司的作用有多大?我想至少是80%!一个公司的文化、价值观、精神气质等,其实跟公司老大严重关联。熊澄宇教授说,湖南广电现象其实就是魏文彬现象,盛大也是CTQ气质的体现。如果一个公司的CEO,丧失了创业家精神,这个公司将没有成长的可能性。透过现象看本质,这个最重要。”

        隔空喊话,种种,江湖才有李善友要被革职的传言。

2010-04-02

       一条爆炸性的新闻迅速钻入了网民的耳朵,业内人士愿意八卦是因为腾讯帝国在中国互联网举世无双的地位,它的创始人一点风吹草动都让它的敌人和朋友充满了好奇,网民八卦是因为马化腾脚下踩的不是云彩,而是可以兑换真金白银财富之城。


      是的,这是一条八卦,在4月1日的当天充斥了各大网站的门面,在赚足了眼球和承受了各种版本的臆想后,又迅速的消失了。虽然,腾讯给出了一则声明,但我相信,关于这位传奇人物的花边消息依然还会在朝野流传,“关心”马化腾的故事还会很多。

      和来自阿sa的香艳炸弹相比,令马化腾担忧还有很多。例如延绵不断的垄断指责。
最新的一例:北极光邓锋说“有竞争力以后成为大公司的机会不大。比如说腾讯,有腾讯的存在其他小公司很难成长得很大。”邓锋手里正在把玩的代表是开心网,虽然在产品定位上与QQ校友存在纸面的差距,但是不能否认,和QQ空间相比,开心网的确不算太大。一样的描述也来自曾黎青,出走的腾讯创始人。

      邓锋说这些的时候,马化腾和邓锋都在参加IT领袖峰会,只不过区别的是,一个在台上指点江山,一个在台下发送广播。就是那么不给面子(也许,邓是无意的)。
关于腾讯的抄袭,仿制,垄断的质疑一直从未间断过,就连李彦宏也在峰会上感慨,马化腾干啥啥行。腾讯像一辆有轨的火车不断的超越了对手。那些声音被碾的粉碎。

      民间的声音是不会有多少人理会的,这是商业竞争的时代,何况腾讯受到了万千的宠爱,例如深圳市政府,深圳市政府应该对腾讯永久驻扎的表态感到欢喜,源源不断的GDP贡献让腾讯大厦在深圳的大街上格外的标致。

      这条消息也许更值得马化腾们关注,4月1日,央行着力构建的第二代支付系统的“先行军”——网银互联应用系统或将于今年8月份上线运行银行业人士透露,央行给银行的反馈是,或许暂停第三方支付平台接入网银互联系统。“主要原因在于,第三方平台仍未获得相关牌照,不属结算清算组织。”

      前段时间,央行放风不允许没有金融资质的机构公司从事支付等金融业务,接着马云的淘宝就宣布可以提供小额贷款,接着,央视的支付系统马上也要上线了。

     马化腾好像从来没有说过蓬耳生辉的话,事实是腾讯足够强大,但也传出中移动有意入侵的传闻,尤其产业从PC向手机迁移的大潮下,在互联网时代牢牢把握终端的QQ,是否还能在移动互联网里继续称霸,这也是个问题。马云曾说过,支付宝可以无偿送给国家,愚人节,马云别被愚了。

     这一点上,我顶张朝阳!

2010-03-09

前段时间,搜狐CEO张朝阳日前接受《新世纪周刊》采访,谈及自己最近的一次题为“不完全的市场经济时刻在妨碍竞争”演讲时坦言自己想法的改变。张朝阳认为,美国是完全的市场经济,政府的调控只是在市场经济基础上做了一些微调;“但中国把它作为一个原因。中国本来就是计划经济,权力对市场进行干涉,这让我忧虑。”

朝阳此言一出,举网震精,就连老对手新浪,也专门为这一光辉思想留下了一个版面位置。都说朝阳胆大,道出了万千网络从业者的心声,也道出了“国进民退”的悲哀。饮酒是孤独发出的声响,在大佬遍布的互联网界,甚至整个商界,查尔斯是孤独的,他的脖子裸露在北国凛冽的寒风中。不过,最近,李彦宏似乎过来和他对饮了。

昨天李彦宏推荐马继华的一篇博客迅速爬上了网络从业者的心灵高地,李彦宏出来为互联网说话了。

 其曰:

  在这样一个自扫门前雪的利益集团诉求横行的平台上,互联网行业注定是弱势群体。此前国务院的三网融合意见中就对互联网产业未见任何鼓励和支持,而是让电信和广电融合对外挺进互联网地盘,所以,如果期待两会能给互联网以政策利好几乎不可能。在很多已经年龄很大的委员代表的眼中,互联网几乎就是洪水猛兽,连提供给弱势群体的网吧都被视为眼中钉,更有对内容管制强化的大声呼吁。在中国最高级别的决策会议上,却没有一个人愿意振臂高呼,或者哪怕是敢于提一两个句子来呐喊。

这条消息迅速温暖了网络的大小河流,彦宏澎湃生辉,振臂高呼让人忘却了他天性的羞涩,一副路见不平一声吼的大汉形象跃然网上。

不过有两点遗憾,一点是彦宏没有委员的金喇叭,虽然他巨有钱。另一点遗憾是,彦宏忘记了我们网络界还是有一个委员的,那就是党员陈天桥。

陈委员还是曾经为行业出过头的,那是盛大在网游行业一骑绝尘的前几年,网游危害论盛行,陈委员四处出击驳斥谬论。
陈委员提案的倒是还没听说,不过倒是听说他联名签署了张抗抗的提案,那就是重视搜索引擎在传播盗版的侵权责任应予重视一案。而国内搜索引擎的老大,大家都是知道,那就是没有金喇叭的彦宏同志。

大佬们的境界大家各自猜想吧。

2010-02-28

火力强劲,老美的新型战斗机器人

2月11日,朝鲜2010冰雕雪雕展在两江道三池渊开幕。

三池渊是朝鲜著名的旅游胜地。既有自然风景,又有人文景观。金正日在1942年2月16日诞生在位于两江道三池渊郡的白头山密营。

朝鲜冰雕雪雕展之所以选择在这里,本博秦全耀认为就是要充分体现革命性。其策划别俱匠心,令人无不惊叹,世界上竟然还有如此突出政治的朝鲜冰雕展。 

地震是自然界各种变动中极为迅猛的一种。造成巨大破坏的强烈震动,通常不过几十秒,持续1分钟已不多,几分钟的就更为罕见。

在如此短促的一刹那间,造成的变化可以达到多大的规模?1976年7月28日,唐山大地震让我们看到它的巨大。一刹那间,工厂、房屋林立的唐山市,大部成为一片瓦砾,桥梁塌断,铁轨弯曲,地面出现许多裂缝陷坑,有的地方还喷水冒沙,以及沿着裂缝发生位置的错动、大地的面貌改观,人民的生命财产遭受严重损失,死亡242000多人。

唐山地震还不算特别巨大的地震,它的震级为7.8级,世界上最大的地震有达到8.9级的。

什么是震级?这是根据地震时通过地震波释放出来的能量的多少分出的等级。释放的能量越多,震级也越高。震级每差0.1级,能量就要差1.4倍。唐山大地震的威力,据此计算要爆炸400个投掷在广岛的原子弹才能大致相当。

我国是个多地震的国家,在历史上多次发生过比这次唐山地震还要强烈的地震,被记载下来的8级以上的大地震就有17~18次,其中以1556年发生在陕西省渭河平原东部的8级大地震死人最多。据当时留下的记载:“压死官吏军民奏报有名者82万有奇。”也就是说,有死亡名单可查的便超过了80万人。这次地震波及的地区很广,亲身经历者留下的记述特别丰富,因而在400多年后,我们还能窥见当地的一些情景。

这个渭河平原,是我国文化的摇篮,周、秦、汉这些朝代,都是从这里兴起的。八百里秦川,肥沃富饶,人烟稠密。1556年1月23日,也就是明朝嘉靖三十四年腊月十二日,那天半夜,田野上静悄悄的,这一带的居民正在熟睡。突然,雷鸣般的响声把人们惊醒。是打雷吗?冬天哪里会有雷。而且这些响声仿佛来自地下,有如千军万马在奔腾。这时大地摇晃起来了,躺在床上的人,怎么也躺不稳,屋子里的家具,也纷纷坠落倾倒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呢?人们惊慌失措,睡也不是,坐也不是,还没有来得及弄明白这一切,就听见连续不断的哗啦啦的巨响,大地震动得更剧烈,房屋纷纷倒塌了。

等到五更天明的时刻,震动已缓和下来了,侥幸逃出危险的人们这才看清,原来的家园已经面目全非了。不要说普通的民房,像渭南县的衙门、学宫、庙宇、城墙这些坚固的建筑物,都倒塌了。地上还出现了许多裂缝,有的深达60~100米,有些裂缝中还有泉水涌出,另外一些原有的泉水却又突然枯竭了。裂缝两边的土地,有的升高,有的陷落,迅速产生沟壑。大街变得坑坑洼洼的,城门陷落到地中,道路也受到破坏,原来栽成一行的树现在东歪西倒,乱七八糟,因为土地挪动了位置。渭南城东有座赤水山竟也塌陷了,大量山石崩落在山前的平原上,使原来从山前流过的渭河不得不向北移动了2000多米。

渭南附近的华阴、华县、潼关、蒲州、朝邑等县的情况,也大致相同。在华县,城墙垮得只有30厘米高,还有人掉到裂缝中去了。华阴有座五孔石桥被震裂,石堤也受到严重破坏。

以渭河下游为中心,周围面积约110万平方千米的广大地区,也都受到了震动的影响,留下了地震的记载。但距离渭河下游一带愈远,感觉到震动愈小,这表明震动的发源处在渭河下游一带的地下,这种发源处被称为震源。

渭河下游和相连的汾河下游一带,以及附近甘肃、宁夏的六盘山、贺兰山附近一带,都是我国著名的地震发源地。在1556年渭河下游发生大地震后,经过364年,到了1920年,在宁夏海原便曾发生过我国历史上另一次巨大的地震,震级达8.5级。

1920年12月16日的傍晚,人们虽然还未熟睡,但大多已回家歇息了。突然,发出一阵阵雷鸣似的响声,接着是一阵阵的房倒屋倾。所不同的是,这里的住房多数是窑洞,没有木制的屋架,不坚固,倒塌起来更容易,有的村子竟整个儿陷没在黄土之中。

在黄土构成的地面上,出现了许多裂缝,大多深几十厘米,宽约几厘米,长几米到几十米,规模大小不一。有的山头也张开了大大的裂口,终于崩塌下来,大堆的山石像一股挡不住的洪流向低处冲去,毁坏着它在途中所遇到的树木、房屋、田园……一直冲到比较平缓的地方才停下来。像在会宁县的清江驿,山上崩落的士石,把长约2500米的一段河流壅塞,河水被这天然形成的大堤坝堵住了,很快就形成了一个湖泊。

最剧烈的震动持续了几分钟,是创记录的长久。震动使尘土飞扬,遮蔽了天日。最剧烈的震动过去后,大地并没有安定下来,当天晚上,人们又感到了10多次较小的震动,以后震动继续不时发生。直到第二年11月30日,在那里的固原县,共记录到了511次可以感觉出来的地震。

在大地震之后,常常有较轻微的地震继续频繁发生,这种震动称为余震。1556年渭河下游大地震后,开头几天,每天大约要发生几十次地震,以后次数逐渐减少,据一个叫做秦可大的人记载,这种状况延续了10年以上。

不过,地震并不总是这样强烈巨大。在地球上,人能感觉出来的,但没有什么破坏作用的地震,一年约要发生近50000次,而能造成破坏的地震,每年不过1000次左右;能造成强烈破坏的,次数则更少。总的规律是地震越大,发生的机会越少;地震越小,出现的次数越多。那些人不能察觉,要靠仪器去观测记录才能发现的微小地震,一年约有500万次。因此,可以说大地是时刻都在震动的,地震并不稀奇,但那些强烈地震,给大地面貌带来巨变的,确是百年难遇的。但它们会造成山崩、地裂、海啸等等,都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原载于《火山与地震》

现在可考的元宵节起源,是汉文帝时代。

汉高祖刘邦去世后,吕后主政,吕氏集团基本控制了朝政,并重点清除了政治异己,但还是宽留了一些功臣老将与刘氏王侯。正是这些非吕氏集团的力量,在吕后去世后,立即剿灭了诸吕,并迎回了在代国做代王的刘恒(刘邦与薄姬所生的儿子),这一年是公元前180年。听说推翻诸吕的日子,就是正月十五日,汉文帝登基后,就将这个日子定为国家法定纪念日了。每年正月十五日之夜,汉文帝都微服出宫,汉武帝时,“太一神”的祭祀活动在正月十五。司马迁在“太初历”中就把元宵节列为重大节日。这一夜后来叫“元宵”,也叫“元夕”、“元夜”。

说到元宵节源于汉文帝时代,那得说道一下汉文帝刘恒这个人,他既不是刘邦钦定的皇帝,也不是吕后恩赐的宝座,当刘氏集团与老臣们灭了诸吕势力之后一起坐下来确立新帝王之时,他们抛却了打天下、坐天下的思维,灭诸吕时冲在一线的刘章等人,尽管在剿灭诸吕之初约定可以得天下之宝座,但老臣们还是力挽狂澜,认为刘恒道德高尚,孝敬母亲,而且母亲家族的势力不强大,所以,就“选举”了刘恒为新皇帝。

可以说,刘恒是皇权时代第一个仁慈而谦卑的皇帝,他是第一个(因日食)下罪己诏的帝王,他孝敬母亲的故事被编入二十四孝图,成为传统中国社会的孝廉读物。他在位时将吕后时代的十五税一减为三十税一,农时不使用徭役,废除秦代确立的诽谤罪、连坐罪、肉刑等等,国内经商自由,对外和亲政策,在位二十三年,宫廷内几无增新的陈设,皇后夫人不得穿绣花衣服,不得衣服曳地。有一次他想造一个露台,但发现造一个露台需要百金,相当于中产人家十户的资产,他就作罢,死后也薄葬,陪葬尽瓦器。正是汉文帝在位极尽克俭,严于自律,他开创了中国第一个治世(盛世),文景之治。

从某种意义上说,确定元宵为节庆日,也是帝王的一种亲民之举。在这一天,举城欢腾,皇帝与大臣可以便装轻从与民同乐。要知道,汉唐之际都城里居民的夜生活是受控制的,只有节日可以彻夜狂欢。

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汉文帝确定元宵节庆日,是为了送给百姓一份欢乐,也开创了与民同乐的先例。亲民、与民同乐也是皇权时代最大的政治,它体现的是一种朴素的政治伦理,也是一种人文情怀。我们不从政治制度层面上考量,只说它的统治伦理或人文关怀,汉文帝对节庆的利用可以说是伟大的创举。

元宵节之夜大放飞灯、唱响梵乐,却是东汉时期的事情。东汉明帝喜欢佛法,派人到西天取经,发现印度佛教每逢正月十五月圆之夜点灯放飞灯,火树银花不夜天,于是让城中百姓群而仿之。而吃汤圆也与佛教信仰有关,由于佛教信众只能食素,所以元宵之时供应汤圆,既象征圆满和合,也是倡导素食净心。

元宵放灯在隋唐之际发展到一个极致,一方面是帝王们信仰佛教这样一个文化背景,另一方面,是社会经济文化得到和平发展,统治者要通过歌舞升平,来显示帝国富强繁荣,并以示亲民、与民同乐。据史书载,当时唐都长安已有百万人口,唐代灯市盛况空前,社会富庶。皇帝亲自策划的元宵节活动,元宵灯节办得越来越豪华,连京城外的乡野百姓也前来观赏。中唐以后,已发展成为全民性的狂欢节。唐玄宗开元盛世,长安的灯市规模更为壮观,燃灯五万盏,花灯花样繁多,皇帝命人做巨型灯楼,广达20间,高150尺,璀璨绚丽,蔚为壮观。

宋代市民文化更为发达,经济自由度也超过唐代,我们通过宋代名画《清明上河图》可以看出宋代城市生活繁华景象。宋代的元宵灯会无论在规模和灯饰的奇幻精美都胜过唐代,而且活动更为民间化,民族特色更强。以后历代的元宵灯会不断发展,灯节的时间也越来越长。有关专家研究发现,唐代的灯会是“上元前后各一日”,宋代又在十六之后加了两日,明代则延长到由初八到十八整整十天。到了清代,满族入主中原,宫廷不再办灯会,民间的灯会却仍然壮观,只是日期缩短为五天。这种习俗一直延续到今天。

幸福像花儿一样
 
 
河边 搬一架钢琴
我要学着吉普赛人 弹奏黄昏多美
水面辽阔 没有美人走来
她静静的听我的琴声
身体太重 心太轻
梦是倾斜的
我在这一刻 闪现是一个王子
我要带领着我的臣民
在我的坟头种满鲜花
我点点头 琴声是多么美好
那纠缠在一起的水草
今夜 无人照看
弹钢琴的少女(三)
 
 
这里的夕阳正好
晚霞落在怀里  远方升起青烟
需要你 多么需要
从田埂上走来的窈窕淑女
为我拨弄星辰点点
 
而你 却坐在童话故事里
香是那么遥远
你在唱 今夜的星辰是多么美好
我的王子如青草离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