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9-02-27

     侯小强是陈天桥请来的幕僚,起点在对待和谷歌中国的纠结上采取高压的姿态,幕后活跃的大抵是陈天桥身影。

   起点文学到侯小强的手里的时候已年营收上亿的文学翘楚,上市可谓指日可待。但,陈天桥显然寄予更多的厚望,不然也不会三顾茅庐去请侯,毕竟和新浪的人打交道,陈天桥心有旧伤。这次因为版权问题,陈天桥摆出最近几年少有的强硬姿态,警告那些妄图阻挡他的人们,不要打扰我的美梦。和早年间出头为整个网游行业发言的陈天桥相比,现在的他更加的谨慎,也更加的务实。

 

    即便是这样,我敢说,陈天桥没一天是真心的想和文学谈恋爱,虽然他是一个十分喜欢读史书的人。

 

陈天桥说过,一款好的网游竞争核心不在于技术研发,而在于游戏策划和创意。创意和文学的距离,能有多远?没有错,盛大文学将给盛大游戏提供源源不断的灵感和创想。而文学又是人们精神娱乐的一种,这离陈天桥所描绘的互动娱乐帝国的距离,也没多远。只是失败的盒子计划让他的雄心沉寂了很久很久。

 

  和金山暴雨的合作,显示盛大张开臂膀的心态,要打造网游平台必须有这样的气魄。但起点作为文学平台跟盛大在线太不同了,仅是盈利能力就相形见绌。陈天桥对却对起点厚爱有加。起点在盛大的布局中也越来越重要。越重视版权就让人觉得除了迎合政策以外,盛大还有什么不能说的秘密?对于网络上的盗版,恐怕起点不在乎那些损失的流量和点击的收入,在意的是有了版权宣言就代表了拥有版权,以及文学作品后续开放的权益。何况,有些作家抱怨盗版造成经济损失,这也是起点收买人心的善举。

 

  从最早收购起点开始,陈天桥的版权之路越走越宽。如今起点,加上红袖添香和晋江文学,盛大文学占据80%市场份额,不会多久盛大文学慢慢的就从网络文学平台演变成更高级的创意平台。这显示出盛大优秀的预测功力。到那时候,手握巨大的人气和资源,不光是网游,电影,重启迪斯尼之梦也不再是幻想,陈天桥从来不是一个认输的人。

 

 

     据侯小强的描述,他之所以放弃新浪的高位,源于一个细节,他清楚的记得,和陈第三次见面时,陈天桥开着房门,面朝窗户,窗外能看到北京立交桥上滚滚的车流,要是中国的文化也能像在这高架立交上行驶一样传播,四通八达,那是多么牛的事啊!”正是这句话,让侯决定夜奔上海滩。

 

这话是多么的高明。

 

2009-02-22

1.

 越来越觉得,杀毒软件市场,这个江湖很难向外人道也。既然是江湖,何必多问?

 2.

 无论是不是做互联网的,但凡成人,圣贤们早已为我们提供三条路。佛曰出世,老子曰忘世,孔子曰入世。出世讲色即是空,帆动心不动。忘世讲扶摇天际,神仙悠哉。前两种道路,需要很高的灵性和悟性,非常人能消化,尤其要把禁欲当成天条奉养,这道高墙吓退了多少俗家弟子。而在儒家思想横扫一切的时代,无论是草莽还是诸侯,都争先恐后的选择了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几千年的影响至今未衰。入世就等于入了江湖。

 3.

现今,社会竞争日趋激烈,商战更是惊心动魄。兄弟前来,刺刀相迎事情不绝于耳。当你温暖的下午。走在大街上,却出现别人的瞄准镜里的时候,扣动扳机的不是你就是敌人。你活着还是他活着?你终究要做出抉择。平天下就要是铲除异己,一统河山。近些年国内杀毒市场诸侯割据,纷乱异常,难成大统,于是,东邪西毒,南帝北丐,各种手段,各显神通。什么样的人物都有,什么样的角色都登场了,一时间杀的天昏地暗,日月无光,谁是正义,谁是邪恶?最后只剩下成王败寇——这很符合江湖的逻辑。但江湖也有江湖的规矩,如果只顾利益,连江湖道义都抛弃不顾,恐怕这也不符合江湖的逻辑。风水轮流转,明年到哪家?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与其天涯思君,不如相忘于江湖。儿女情肠那都是小九九,身在江湖,身不由自己,那才是大抱负。

 4.

有没有,兄弟们一起喝酒,吃肉的可能?太多的情况是,大字的牌匾在中堂静静的挂着,只有怀里的金子掷地有声。

 

 

2009-02-20

本山大叔的多啦Q

 

又见赵本山。

 

这次不是在娱乐版。他搭上查尔斯的班车一屁股坐到了科技新闻里。

 

用质朴,像脚下黄土地一样夯实,来形容赵本山最好不过了。成名多年,这种不忘本,不骄奢的品格都未曾离身。“演这个小品没有人能比得上小沈阳,我了解他。”并不是师傅在自夸弟子,想必小沈阳其时已成名已久,但在师傅的教诲里,要一辈子贴地飞行,以便清晨的时候打开窗,可以闻见鲜花也可以闻见牛粪。无论天涯海角,还是海角天涯,我们都是农民。

 

这两天,特意去本山大叔的官方博客参观了一番,只是那些200661日以前就躺在那里的博文和不断登门的访客显得不是“不差钱”,而是不着调。赵本山是个实诚人,他并没有像有些明星一样雇佣写手每天写博客,假装和网民相亲相爱。三年过去了,只字未写,看来本山大叔并不是十分的热衷触网,起码没有小品里的台词“不打鱼了,哪有网?哦,你说的那是因特网,高科技”那样的语调表示对网络充满了幻想和惊奇。

 

这是一个富裕的农民对网络的态度?这样的推理不免荒谬。但至少代表了赵本山。尽管他很忙。

 

吃拉面的时候问来自新疆的店伙计,你平时上网吗?他说只玩QQ游戏,聊天。和另一个小姑娘聊天,她那略显害羞的表情告诉我,她不会上网,有空的时候只喜欢看书上的漫画多啦A梦。当我告诉她网上也可以看动画版的大雄和机器猫的时候,她眼里闪出好奇的光。这和出租车师傅的对话如出一辙,甚至更加的落后。像他们这样的人,千千万的走在大街上,却远离互联网的江湖。

 

春晚过去那么久,IT群众们还念念不忘本山大叔和查尔斯的二人转,窃窃私语里还夹杂着零星的叹息——让赵本山开口,是个多美妙的创意。有多少群众度过难忘的夜晚,又有多少群众激动的彻夜难眠。让那些搞营销的去研究植入广告的价值吧。

 

又见多啦Q梦,更让我相信还有很多人离互联网很远!互联网初级市场所呈现的现象要远远比查尔斯给了赵本山多少钱或者赵本山帮了查尔斯多少忙这样的话题更值得去探究。埋头苦干所挖到的机遇更要比窥测别人更有成就感。(/靳继磊)

 

 

Ps:

赵本山和张朝阳在喝茶,查尔斯说,本山大哥你知道吗?现在外边到处都在说,搜狐给你了一百万,你才在春晚上给搜狐露了露脸。赵本山说,是吗,我一句话值那么多钱啊?那铁岭岂不是成穷光蛋啦!

2009-02-18

千橡和艺龙,谁在贩卖谁的青春

千橡和艺龙坐到一张桌子前了,好像一个郁闷的老大和一个千年老二的美丽约会。老大的位置尚在在风雨飘中,随时都有可能被小弟超越,而后者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离王座越来越远。

放眼望去,千橡帝国的版图里DuDuUUme等一干影响日渐式微,几乎废掉。轰轰烈烈的资本驰骋后筑起的战线里也只剩下校内网支撑门面.猫扑的门户转型半死不活,依稀记得去年在地铁里到处看见猫扑的新媒体,新门户,很好很弓虽,广告费砸出去不少,折腾来折腾去,猫扑终究没有很好很强大。“SNS战斗已经结束”,开心网的突然崛起让陈一舟的这句豪言几乎沦为业内的笑柄。面对开心网咄咄逼人,穷追猛打,山寨开心横空出世。所以才有了李安科兄弟,“陈一舟捏住了程炳浩的睾丸”的戏说。不知道千橡是否能感受到FACEBOOK从市值150亿美金跌倒32亿美金的刺激,但令人依然充满想象的是谁也算不清校内网到底值多少钱?十年互联网漫漫征程,没有人能理解一个老兵对于当老大的渴望以及随之而来的恐慌。

艺龙一直以来都把搬倒携程为终极目标,以为干掉了携程天下就可以触手可得。事实是上市的高潮并没有让艺龙爽快多久,冰冷的现实也不会让资本拥有更多的耐心。无法让人安心的是艺龙的业绩曲线在增长,而曲线下覆盖的面积却是日渐积攒的对于盈利预期越来越多的失望。抱负越来越大,但步子越来越小,市场调研的数据已摆在案头,老大携程已是一骑绝尘,老三芒果网却锋芒毕露。艺龙,恐怕连第二把交椅都要被人抢去。这样的结果谁曾预料?艺龙首席财务官的一番“09年一定要控制成本”的话多少显得没有以前底气十足。烧了那么长时间,烧了那么多的钱,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时间在安静中度过,但资本从未停止咆哮,那些汹涌的商业暗潮无法让那些IT大佬们安然的入睡,稍有不慎,就会被逐利的车轮碾的粉碎,或者直接被竞争的对手击倒,改朝换代的事情就要上演。千橡和艺龙哪个不深谙其中的道理?

 

一个需要资金和信心,一个需要市场和眼光。千橡那些注入艺龙的银子只是提前的贺礼,这场美丽的约会的成果有可能是校内网贡献出平台,艺龙贡献出喜欢旅游的年轻白领们。一道关于旅游的SNS盛宴即将开启。至少垂直的旅游SNS领域还没有可以傲视群雄的霸主。或者说有更加丰盛的成果值得双方的憧憬。

 

也不知道,他们之间相互暗恋了多久。或者因形势所迫而闪婚?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战场的鼓声从未停歇,千橡和艺龙的青春也在一点点的流逝。

 

 

 

 

2009-02-17

 

想必多年以后,美国人撰写互联网史的时候,会面无表情的加上那么几句,有一群来自东方的中国人,他们衣衫褴褛,却智慧不凡。在盗取真经以后,回到中国,扯王旗,搭土台,唱大戏,最后化走了不少美国人的钱。这的确是十几年中国互联网发展的写照。

 

不过,永远走前面的,好像都是美国牛仔。原来的火枪手是英勇的谷歌双雄,这次,换成了扎克伯格。

 

当这个普通的美国牛仔,搭上FACEBOOK的快车以后,变得勇不可挡。如同在遥远的古代,和伟大的英雄相伴的还要有伟大的占卜师。英雄的历史可以被预见。于是,现今的互联网占卜师们预言FACEBOOK可能摧毁整个世界。

 

当然,英雄只是一种信仰,就像天上的星星,遥不可及。占卜师只是神秘的符号,他们没收了普通群众的智慧,而现今,FACEBOOK可以触手可得,群众的智慧斗志昂扬。

 

扎克伯格的苦恼不在乎那失去的6300万美刀,苦恼的是跟他一样在自由女神眼皮子底下长大的美国兄弟们,在怀疑他是否在贩卖着美国大梦,那代表着,隐私,尊重,诚信,自由,关怀的精神是否被制成廉价的纸条,被贴在电线杆上忍受风吹雨打。

 

 

如果扎克伯格来到地球的另一端,中国的硅谷,中关村,在这条熙熙攘攘的街上,已经取得真经的某些IT大佬们在闲聊之余,也会喝着茶仰望扎克伯格。他们会拍拍这个小伙子年轻的肩膀,然后赠送给他一条不年轻的真理: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也许他真不懂这真理的奥妙,如同不懂为何他的中国朋友的邮箱里塞满了来自SNS邀请的垃圾邮件,但看着中国IT兄弟那些轻松的面庞,他也肯定明白到底是哪种商业行为另他寝食难安。几毛?还是一块?

 

在美国历史的天空上,南北方战场上的厮杀声终究没有低过大剧院里林肯的一声枪响。成王败寇,无论在什么地方,中国还是美国,无论发生哪个时间,发生在哪个领域。历史总是那么惊人的相似。(文/靳继磊)

 

 

IT玉女不再清纯

 

 

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在2009年春节前,京东的成人频道悄然上线了。以3C起家的京东商城开始突入成人用品的领域。这感觉是如同一直吟诗作画的京东,突然学会说脏话,突然从阳春白雪变成下里巴人了,从关心我们的智商也开始关心我们的生理了。

 

从高科技的电子商品转变成避孕套,这种急拐弯的动作,京东做的很低调。种种迹象表明这是京东的一个尝试,商家追逐利润勇于冒险,哪怕是这种转变对于品牌是一种伤害,但可悲的是这种无法量化的伤害没法和看的见的真金白银相比。不知道避孕套在京东销量如何?

 

一个品牌的死亡要不就是暴病,要不就是经历慢性病的痛苦。前者有很多,远有三株口服液,近有三鹿奶粉。这些品牌是见光死。后者的例子更是不计其数,如果翻翻那些曾经占据央视标王头衔的品牌,逝去兮,今安在?它们晃晃悠悠,慢慢腾腾的就退出了消费者的视线。品牌的死因,或者因为没有良心,或者无视消费者,或者无视自己。

 

京东商城之所以能从淘宝,易趣,当当,卓越的合围中突围出去,占有一席之地。无非就是拿着坚持只卖3C的利器四处搏杀。因为专业,所以更好!中国最大的3C网上商城这记响亮的广告语还余音绕梁,京东对外宣传的口号已是中国最大的网上购物商城。

 

想起新浪,搜狐,网易这三家对国内互联网影响至深的企业,他们那些输的一塌糊涂的电子商务战略,让我更加觉得品牌的支撑并不是大树底下好乘凉那么简单。如果靠老子的头衔可以活得很滋润的话,新浪商城应该有更出色的表现,搜狐商城也不至于卖给亚马逊,网易也不能只满足于周边商城的版图。门户多元化的品牌战略很不成功。出身名门,自然高贵,但是江山还要自己打,名声还要自己拼。

 

 

现在京东也开始了多元化的战略,从专卖店变身百货商店。显然京东不愿意只满足于3C用品带来的利润,因为除了3C之外,电子商务市场还有很多的东西可以赚钱。大而全的商城,除了给消费者更多需求的满足之外,是否降低了消费者对品牌的期望?京东这样做,我并不反对,能预见的是,必然有一个专耕3C领域的新京东的出现。市场空出来了,自然有人进入。京东老路其实很成功。

 

以前买手机,我会直接去京东,这就是品牌施加给我的影响。现在不了,因为家居产品的出现,避孕套的出现让我觉得去专业的手机网站更合适。当品牌渐渐稀释以后,还有什么值得夸耀的竞争优势。除非新的广告语真的梦想成真,不然岂不是我又可以看见那些已经发黄的杂志上记载着:史玉柱帝国的倒塌,始于一个大众性错误,那就是中国的企业喜欢大,喜欢全,喜欢盲目搞多元化。(文/靳继磊)

2009-02-13

当土豆网CEO王微向众人袒露心扉,展现以平和的心态应对来自版权诉讼大潮浪尖之上颠簸之痛时,那勉强挤出的微笑似乎并不轻松。

 

广告分成系统,已经不再是一个新鲜的事物,如果时光倒退两年,这样的新生的概念或许能多占据几个新闻版面。此时此景,土豆网翻箱倒柜的把它拿出来,显然是被赋予了更多的现实意义,其中折射出土豆面临的版权困境,耐人寻味。

 

首选,王微绝不会想到突然有一天,看似不坏的天空突然下起了刀子,虽然是有心理准备,但面对如此密集的进攻,土豆也恐怕是被打的措手不及。迫于压力!土豆网的这一举动太让人理解成是向版权阵营示好,包括那些拍桌子,端刺刀已经和土豆撕破脸的,以及还尚在观望的中的版权所有者们。土豆要稳住大家的情绪,并且带有强烈的暗示,要给大家甜头,土豆并不是想独吞,有钱大家可以一起赚。

 

其次,对于土豆网广告分成细节的疑惑。如果把这个疑惑带入到王微所描述的土豆网有钱的环境里,笔者就更加怀疑土豆网要和大家坐地分钱的诚意。纵使广告分成被土豆描绘,包装成营销的新思维,新尝试,但版权所有者们普遍认同的是,一次性购买付钱来的更实在,更踏实,更放心。转移广告风险给版权商们,难道土豆不知道这种分成到底能笼络几家人心?还是土豆已经无钱购买版权,只能化整为零,空手套白狼?连王微自己都说视频流量已是废水,可为何还要靠盗版吸引流量?尽快盈利已是压在土豆上的一座大山。

 

 

再者说,相对于竞争对手们的大笔购买版权,资源互换。土豆的广告分成更显小家子气。换句话说,除了眼前的银子,土豆网难道没有规划和版权商的互惠双赢的长远战略?陈旧的商业思维和土豆网活泼的运营思路简直是天壤之别。版权商们并不傻,土豆现在拿出来的东西乍一眼看上去还凑合,但时间一长,却无法能保证版权商还拥有耐心的审美情趣。

 

最后,土豆在这样的时刻,需要制造外部舆论,需要给广告主一个交代。无论是已经投放的还是即将打算投放的,土豆都必须拿出一个姿态来安慰广告主,以及树立英俊的形象向那些还没有打算为土豆掏腰包的广告主暗送秋波。21世纪最宝贵的是什么,和谐。

 

土豆在一厢情愿着,估计那些喊着要钱的版权商们会在一起商议,也会给土豆发邮件,阐明大家以和为贵的心愿。但事实还是那个事实,官司还是那个官司。而对于像笔者这样的旁观者来说,土豆的广告投放数量将是最大的待解谜题。

 

新闻发布会没有白开,至少,土豆能缓口气。

2009-02-11

 

一次偶然的闲聊让我觉得这个话题真的有很多的东西可以挖。

 

乘坐出租车,和一个北京出租车司机聊天,职业的使然,不自觉的就问起了关于互联网的事情,我想通过这个师傅了解一下,司机眼里的互联网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一阵乱侃以后,得出结论。

 

他的互联网世界是这样的:上网是通过搜索引擎为入口,看新闻有时候通过搜索引擎,有时候通过软件弹出的新闻窗口,不大喜欢去门户看。自己电脑上安装什么软件并不愿意去深刻了解,只要能用,操作简单就行。对于互联网业界的一些事情,比如几大搜索引擎被央视曝光表现的漠不关心。认为这样的事情很扯淡。总之,满足了他的上网需求就可以,管那么多干什么?这个师傅多次提到,我文化水平低,但是俺也是上网一族。

这种情景让我联想到春节回老家,看到网吧里一排排的电脑前坐着热情洋溢的农民兄弟,他们大部分是在聊天,打游戏,看电影。几乎看不到有人看新闻或者写博客。在他们的手中,互联网很简单,就是一根搅动娱乐神经的工具,他们不会问这根神奇的金箍棒产自哪里?是不是名牌?只要是能制造乐趣,足够。

 

这也是大多乡镇网吧管理员的思维,如果看到网吧里电脑的主页被清一色的设置成了某某网址导航,或者搜索引擎的主页,你就能理解这绝不是什么商业行为。因为乡镇网吧规模也就是十几台左右,不会有人惦记这丁点大的营销蛋糕。即使是有人再做这样的事情,你也会发现抛弃主页不谈,电脑上装的软件里你找不到MSNGTALK这样的身影。

为何中国还有千千万的小网站依然在活着?如果你听到农民兄弟对着聊天工具啪啪打字的声音,就不难理解,互联网初级消费者造就了一块多么大的市场。

 

现在的互联网应用眼花缭乱,一些高级应用简直就可以恐怖来形容,只有你没有想到的,没有办不到的。几乎现实中的所有应用都可以在网上实现,一些虚拟应用更是登峰造极。互联网的竞争也是异常的激烈。在通往互联网成功的康庄大道上,显得是那么的拥挤,我们经常可以听到各种各样的争吵,各种各样的抱怨。

 

经济危机,IT行业遭受重创,似乎为浮躁的互联网行业降了降温。但也有很多人因此失去对互联网的美好憧憬。现在互联网到处都是人,根本没有插脚的地?别忘了,初级网民也有需求,也会成长,中国网民世界第一的光环下,还有多少隐藏的财富。

我们不能只是准备了山珍海味,烧饼油条同样可以创造商机。

一句话,在中国,还有很多网民,离互联网很远,但从未远离互联网的核心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