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9-03-25

某位CEO曾经跟我讲,他认为互联网十年带给了我们的变革可以用三个字来形容——快,低,透。信息快,低成本,公开化。互联网一方面让我们的生活变得简单方便,另一方面又让我们通过网络找到了另一个更加丰富的世界。

互联网不仅仅是用来解决信息量庞大难于流通的问题,它也是商人们攫取利润的工具,那些建立在互联网之上的商业模型成就了一批又一批人一夜暴富的梦想。暴涨的财富像无法阻挡的战车,引诱着大量的资本随后冲向互联网的大堤。于是,大家对着一个目标,蜂拥而上,到最后到达光辉顶点的也就剩几家公司,而那些在路上的不是被冻死,饿死,就是被踩死。

发生在2000年的那一轮互联网泡沫曾经让很多人倾家荡产。这样深刻的事实并没有唤起国内对互联网风险的认识。YouTube的成功套现再一次刺激了人们脆弱的神经,仿佛是一夜之间,中国冒出了上千家的视频网站。这些视频网站要消耗掉多少的社会资源。宽带,人力,公司的日常开支等等,没有人能准确估算在这一波视频热潮当中到底烧掉了多少真金白银。最后,看到的是,除了几家视频网站独大以外,哀鸿遍野,裁员的裁员,倒闭的倒闭,投入非但没有带来经济效益,还造成了社会负面效益。真是一个多败的结局。

视频网站尸骨未寒,网游又扛起了时髦的大旗。大家都在争先看同一张的网游前景报告,都在私下盘算自己的地盘该有多大,如果你了解大家对于网游如火的热情,你就不会对网游产品同质化再生抱怨了。网游俨然进入了大跃进时代,从年产十几款实现到日产十几款的惊人巨变。熙熙攘攘,好不热闹,可以预见的是,过程复制后,网游也逃脱不了一样的结局。

在这些商业操作中,推手们到底浪费掉了多少的人力物力?没有人有兴趣关心这样的事情,毕竟在蛋糕面前,他们往往沉醉于对美味的幻想,而忘记了自己是否有拿刀叉的资本,最可悲的是,在一阵哄抢之后,蛋糕应声落地。

有没有人指导我们的互联网产业结构?防止重复性建设?相关部门是不是不应该只关心发牌照,而是应该把视线转移到互联网产业的健康发展上?对于电解铝之类的化工业我们有申报制度,而对于新生的互联网来说,一个是申报制度无疑是天方夜谭,另一个是有人为门槛的互联网未必是好事。

想来想去还是回归到商业本身,奉劝那些跟风做网游的,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

2009-03-18

                                

美国职业服装投资者卡尔和纽约大都会职业棒球队老板维尔波恩正在纽约的大街上忍受煎熬,前者和马多夫有着多达50年的深厚交情,却无情的被马多夫骗走了高达5亿美金的半个身价,后者则因为无法接手马多夫是巨骗的事实而丧失了对人性,对道德的双重信心。除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有渎职之嫌外,马多夫的骗局解说举世哗然——没有什么不可能,只要摆脱了道德的枷锁。

 

经济领域里的丑闻不仅仅是让人们钱袋子瘪了,重要的是心也变得残缺。

 

镜头拉回中国互联网, 今晚有幸参与了IT龙门阵关于互联网用户隐私的大辩论。与会者都是互联网资深人士,期间有不少人大曝互联网业内丑闻。颇有感触。

 

央视曝光淘宝假货横行,这算不算丑闻我无法界定,但对电子商务影响之深却是显而易见。淘宝在这场有央视发起的打击网络贩假,卖假的人民战争中,到底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有人认为淘宝乏于监管,罪该万死。有人说淘宝只是一个平台,无法出位行使工商的职权,也实在没那个能力应对数以亿计的审查。比较赞同祝志军老师的观点,判断淘宝的好坏要以企业的主观意志为基础。如果马云本来就知道假货横行却坐视不管,那么这问题肯定在淘宝。相反,如果马云并不知道假货泛滥,那么责任的摊派就需要认真的讨论。

 

这也说明一个问题,中国互联网还有很多法律尚待完善,但即便是有明确的法律条款,也阻止不了一些勾当暗地滋生。像51JOB和移动公司贩卖用户资料之类的丑闻只有抓现行可以让大家一起愤怒,此外我们只能选择沉默。在法律框架内无法真正受到约束的商业交易是如此的畸形和阴暗。在这场和真相的较量中,正义显得是多么的苍白无力,最可悲的是没有证据就等于诽谤。

 

也只能无奈的搬出道德来震慑下冰冷的现实,但企业道德的缺失让一切关于互联网的争吵变得安静,变得条理化,变成了一种常态。长叹那些被刷到中关村电线杆上的个人资料迎风招展,大谈道德的正人君子却不见踪迹。

 

 

马云们是不是马多夫,只有他们自己清楚。

 

2009-03-09

        

 

古永锵和王微又再争第一,双方都卯足气,鼓足了腮帮子,他们在忙于争吵,忙于攻击,忙于在广告主眼里里树立王者形象。那么到底谁才是视频领域的大佬呢?

 

乔布斯的一生最郁闷的时候,是被一手创办的苹果扫地出门的那一刻。他用一句“你是想卖一辈子糖水呢,还是改变整个世界?”把原本在可口可乐的斯库里勾了过来,却未曾想过煽动性艺术终究抵不过商业的阴谋,被请来的客人把主人赶出了家门。对斯库里的怨恨可谓之深,幸好若干年后,这个秉持求知若饥,虚心若愚的家伙又回家了。

 

雅虎的杨致远的恐怕就没他有那么好的运气,纵然是酋长多次表明要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但那些一手把他捧上宝座的群众们还是无情的把他掀翻在地,他们再也不能容许这个只谈理想的“蠢货”挡了财路。杨致远,伟大的雅虎的创始人,也只能随着股市的那条渐行渐低的曲线慢慢滑出人们的视线。

 

新闻集团正面临痛失第二把手的艰难处境,为默多克埋头干了一十二载的切宁将要在今年六月份离职。国外媒体认为切宁的出走会给新闻集团造成不小的损失,他在多个方面颇有建树,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他实在是一位悍将。悲情的是,他注定是一个千年老二,新闻集团金字塔的最顶端永远坐着默多克,不管他是不是白发苍苍。何况,默多克的有意让儿子继承大统。切宁说了很多老板的好话,理想远大,眼光独到,但总之,再见了,默多克。

 

李一男二进二出华为,个中的波澜曲折足够写就一段通信野史。他可以大闹天空,一个跟头翻十万八千里,偷吃蟠桃,偷吃灵丹仙药,可以把众多天条踩在脚下。但本事再大,齐天大圣依旧斗不过如来任正非,依旧斗不过那些联合起来的群众,他们的愤怒足可以让统治者从新衡量才华的标准,从新分配日渐凌弱的权利。于是,李一男一次次的成为金丝雀,于是他只能选择出走,去寻找理想中的自由天地。

 

古永锵和王微争了多少年,除了得到对方的口水之外,没有得到什么真金白银(盈利艰难是行业普遍存在的状况)。那么这个第一口号到底还要不要喊?即便是他们个人平时做事都极为低调,但CEO的位置不会让他们变得更安静。相反,他们要第一个站出来,不管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摇旗呐喊,为他们身后所代表的利益集团,所代表的商业图谋。臭鸡蛋或者鲜花,都要勇敢的面对。

 

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争争斗斗,是每一个IT大佬必须要经历的。然而这些故事却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