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9-06-29

1.陈天桥21岁就当上了陆家嘴集团的副总经理。26岁的时候就当金信证券公司的高管。1999年陈天桥辞职和弟弟与妻子、弟弟、同学等一起创办盛大网络。31岁成为身价88亿元的超级巨富。

  我向来不特别喜欢钱。我拼命挣钱,只为证明自己的价值。——陈天桥最广为人知的一句名言

2.张朝阳。曾经是全国新科第39名考去美利坚留学。在校期间,被西方文化深深感染,留长发,扎小辫,办乐队。回国后,开公司,拍写真,登山滑雪,舞大刀,开游艇,会明星。人生不羁,唯我精彩。

清华的几年也使我学会了在极端压力下如何去生存。后来融资的压力,比起在清华时年龄小、什么都不懂、光荣和梦想成天在脑子里转,压力显然是太大了,只不过这段经历也是对我后来能在竞争中保持战斗热情的一种心理承受能力的考验。很多人就是在这样的压力下未能坚持过来,变得平庸了。 ——张朝阳

 

 

 

 

  

2009-06-26

两年前,张朝阳告了一把李开复,这次毫不客气的向据说一直在暗地里搞小动作的腾讯贴出了缴文。查尔斯向企鹅投去鄙夷的目光同时,更暴露了搜狐要在桌面占据一席之地的雄心壮志。

腾讯现在是中国互联网的霸主,虽然身躯庞大,但腾讯得以安身立命的还是那只不断闪烁的小企鹅。命根子,动不得。正是凭借牢牢把守用户桌面,才得以顺利的发展其他业务。腾讯网当年刚一出来的时候被预言早晚会饿死在深圳的大街上,几年过去了,腾讯网非但没死,还要世博会一回,仅仅是每天一弹就养活了一个门户,可见企鹅的杀伤力之大,影响之深。

再来看张朝阳手里的搜狐矩阵,搜狐和17173是门户,畅游是网络游戏,搜狗的名头下有浏览器,搜索引擎,以及大出风头的输入法。还有垂直类网站焦点房地产外加一个ChinaRen。其实这些张朝阳有的东西,马化腾都有。

现在对互联网入口的争夺是越来越激烈。制胜终端才能得用户,得天下。所以,张朝阳不怕马化腾的兄弟多,目前的形式是,马化腾有的东西,张朝阳没有。马化腾没有的东西,张朝阳有。那占据市场70%以上的搜狗输入法。

搜狗输入法,显然是被搜狐委以重任,比如更新字库的时候会弹出新闻,又比如搜狗输入法4.0版本已经嵌入了搜索功能,网民可以边打字边搜索。 这招恐怕也会把李彦宏吓一跳。腾讯一直享受终端的无限风光,对于终端的喜爱可谓极致。只不过,腾讯这次真的动了张朝阳的心肝。从市场份额看,搜狗输入法是目前搜狐唯一可以预见将来可能会成为互联网入口的产品。有些人揶揄搜狐小纸人是僵尸,此仇要报,搜狗要上!

朝阳大叔,是个现实人,是个抓鱼的高手,从张科学家到披头士再到工程师。哪点不是? 别说腾讯真抄袭了,就是工某部敢来抄,搜狗都要拼命,张朝阳说了,我那上气不接下气的爬山全是为了公司,公司说爬到6600米,我就爬到6600米,再往上多一米,我都不爬。

2009-06-23
陈晓薇不是慈禧太后
自魔兽易主后,业界频传九城总裁陈晓薇离职。陈晓薇回应:谢谢某些人关心,小心我割了你们的内分泌器官。
魔兽一去,陈晓薇就要走人。难道她真因魔兽而生?

去年朱骏兴高采烈宣布,美女空降九城。陈晓薇投怀送抱立下金光灿灿的的四条军令状:第一是做好现有的服务,第二实现游戏多元化,第三是九城要加大自主研发力度,第四是建设有互动性的游戏社区。现在细数陈晓薇在九城的大概一年半的战绩,这四条里边有的沾点边,有的干脆死掉了,比如那个传说中的等待陈晓薇拯救的九城社区已经永远的定格在了2007年05月16日。

也许,这只是多喝了一杯鸡尾酒的泛起来红晕。才一年半的时间,美女已经憔悴很多。

朱骏说,张朝阳的游艇不算什么,他买个游艇才花400万美金,我一年光玩足球就要花掉1000万美金,足球是中国最奢侈的玩具。朱老板就是有气势,要出手就是顶级的玩具,要整治就直接就把毛剑卿弄到小黑屋,整哭。可惜在关键时刻却掉了链子,让他赖以在所有九城员工和申花球员面前装牛逼的护法神器没了!那个可以带来绝大多数的银子的魔兽被人家抢走了。朱骏不在乎,他还可以吃老本,还可以继续跟上海电视台解说员唐蒙互吐真情,反正我比你有你钱,气死你!朱骏累了也会说,人都有想念兄弟的时候,这不,九城创始人秦洁回来了,又可以一起怀旧喝点小酒了。

也许秦洁还会问,那狗日的媒体老说我们要炒掉小薇,这不是纯粹是制造事端吗?也许朱骏会回答:把陈总最美的一张玉照放大十倍,然后裱起来,寄给他们,供他们瞻仰。我们九城就是这么做的,一年花几百万看美女,俺们乐意,管你们吊事!

陈晓薇不是慈禧太后,这已经不再是骑车卖黄鱼的朱骏,私人飞机可以不开,球可以不踢,陈晓薇也可以不要。九城的城头飘扬的旗帜永远写着朱字,搬到陈晓薇除了多条娱乐新闻,基本没啥意思。美人迟暮,帝国依旧。

2009-06-17

今晚IT龙门阵讨论的是绿坝。绿坝在百度和谷歌搜索排行榜里势头依然强劲,人民群众热情不减,工信部还会像签发通知的时候那么轻松?

有同志质疑工信部此举可能某些人涉嫌从中谋取私利,认为单单就绿坝软件本身而言,四千多万的银子实在是过于昂贵。还有同志把绿坝的前世今生翻了个底朝天,但个人觉得工信部还不会蠢到把一套暗箱操作的路数端到数以亿计的电脑面前,供亿万网民瞻仰。别忘了,工信部是“高科技”单位。

绿坝立意虽好,但工信部文章写的实在是太草率,大笔一挥,就要求人民群众按照他们树立的中心思想,朗读背诵,相夫教子,也没有前期相关调研,也不见相关研讨,跟人们群众从不打招呼却要替人民群众当家作主,这是典型的庸医。但见病人来就知病人事,明明不是一刀切的事情,却要拿走人家的大肠。被屎尿憋成绿脸能不找工信部讲理?明明什么病都没,却给人家诊断为色盲,能不泣血焚书?

工信部不是没事干的清闲衙门。

这是我最近在北京京郊拍的一副照片,这幅照至少暴露了两个问题,一,离这家网络工作室不到50米外就有一所中学。二,被明文禁止的外挂却被当成了正经生意来大作特作。也许工信部会说,网吧围着学校转那该归教育部管。外挂泛滥那是公安局的事情,应该派公安去抓小偷。

是滴,作为一个普通网民,我到现在也不明白,工信部是不是只有给联想,方正们盖红戳的资格?网游产业快速发展的同时,引发了众多的社会问题,工信部的五点建议剑不出鞘,躺在案桌上呼呼睡大觉?更雷到我的是,北京公安局昨日宣布也要研发过滤软件,北京也要搞实名制。作为一个北京网民。我不知道有一天,我该装谁的过滤软件?是用预装的工信部的?还是卸载后再捣鼓上北京公安局的?谁比谁的官大?好像某些人能看出来,这条北京公安局为工信部写的软文,真软。

衙门作风多了,比如北京联通。最近联通限量销售3G号卡无线上网卡。据联通营业厅客服人员介绍说,想申请WCDMA业务的用户,可携带本人有效身份证件,若使用外地身份证则需预交500元押金。时至今日,北京联通还是不改垄断官老爷的作风,一脸爱买不买,爱捧场不捧场的表情。我倒想问一句:我亮出那光荣的暂住证,是不可以对折,交250块大洋?

曾经记得广东公安打出打击河南籍犯罪团伙的标语吓坏了河南省省长。这年头,衙门作风也容易伤害同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