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0-04-22

如今,中国几乎所有知名的电视生产企业都把资源倒向互联网电视,表征是:停产或者计划停产非互联网电视的生产。作为生产硬件的电视企业试图能在这场狂欢中扮演更多的角色,甚至他们会联想有没有复制苹果商店产业链的可能。所以,无论是TCL、长虹还是康佳都甩开膀子热火朝天的干起来了,这是一个新兴的产业领域,隐约显现的财富让企业充血。

互联网电视的主要功能卖点是能浏览,下载,在线观看互联网上的海量资讯,影视内容。这是激活整个产业链的关键一环,缺少内容支持的互联网电视无疑是空谈。众说周知的原因,手攥小锤的不是电视生产企业,不是优酷,土豆们,而是那些传统的、诸侯割据的广电势力。电视生产企业试图想敲响大锣,必须跟既得利益者广电纠缠在一起,结成利益的深喉。而如果广电系的诸侯们还要继续搞割据,变相分割互联网,那么互联网电视的存在又有何意义呢?这样的担心并不是多余,多年来广电网未能统一就是因为各地方广电明争暗斗,即便是朝野鼓吹三网融合,但盘根交错的关系网,利益网早已成为这些衙门的特色。

当雾气还在弥漫,其他运动员还没找到跑道的时候,广电系中最强势的央视已经提前拿到身位,中国网络电视台——目前唯一获准能接入互联网电视的合法视频网站。

有血淋淋例子对比

一个例子是,暴风影音和中国网络电视台合作,暴风成为中国网络电视台内容分发平台。央视网表示,未来将和更多的国内视频网站合作,形成更多的内容分发平台。这是一个案例,或许更是一个信号,未来优酷,土豆,KU6要想进把内
容输送到互联网电视,没有牌照的草根们,只有找到中国网络电视台。民营视频网站在辛苦劳作多年,培育了市场后,在面对可能会有的蛋糕,却形同一个旁观者。

一个例子是,目前还没有民营的视频网站在向互联网电视输送内容,除了迅雷。并不是因为迅雷拿了牌照,而是迅雷并没提供具体视频内容,只是在电视上提供了一个视频链接的服务,这样即便侵权也和迅雷无关。避风港的钢绳,把迅雷曲线勒得有点苍凉。互联网发展都十年了,作为一个老兵,迅雷还依然在灰色的悬崖上行走。不知道这是迅雷的危险,还是整个视频行业的挣扎。

迅雷的幸福时光还能持续多久,这是所有视频网站都想知道的问题。潮水汹涌,国家队早已坐上了快艇,而那些民营视频网站还在版权泅渡中望断天涯。

李善友在评论视频网站混战时曾说,大乱之后必有大治。他只说对了一半,民营视频网站可以大乱,但是大治,不是你们说了算。

2010-04-06

       媒体打电话问李善友,关于他卸任KU6网CEO的传闻是否属实。李比较焦躁,怒斥该消息纯属胡说八道。李善友上火了。

       去年11月份,KU6网和华友世纪股权合并,坊间传言KU6作价4400万美元,彼时KU6表示交易金额绝对高于这个数,即便是随后有内部人士透露KU6其实作价6000万美元,但相对于两轮融资高达4500万美元的现实,这个曲线上市的大饼还是画的有点虚了。

        合并的结果是,KU6网取消了所有员工的期权,李善友和管理层继续把持KU6的品牌,且李善友进入了华友的董事会。

         预计将于2010年第一季度完成的合并伴随着华友世纪惨淡出炉的年报变得乏味,随即有评论认为这意味着KU6和华友世纪合并失败,抱团取暖的目的并未达成。所以说,“高层不满业绩,李善友要走了。”这结论未免太冤枉华友世纪和KU6了,华友的财报和KU6的合并没踩在同一时间段上,合并还没有接受时间的检验,谈失败太早。

         但是,关于围绕KU6消息是那么暧昧不明。

一、华友世纪管理层和KU6到底什么关系?

        合并后的KU6作为华友世纪的全资子公司,却没有在华友管理层中占有任何的管理职位,从一般的管理架构上说,华友世纪将领导KU6,从现有的管理层看,KU6在华友世纪里并没有捞到任何的话语权。

       其中,代理首席财务官姚立,资深副总裁张艳梅,首席技术官梁建武,代理CEO瞿海滨都是盛大空降的原班人马。KU6原管理层集体出局。

      所以说,华友力图打造的音乐,无线,视频三驾马车里,KU6虽有品牌但缰绳是否真的握在李善友的手里,外界只能猜想。

 

二、华友董事会

        华友董事会里人物出场了,先是陈天桥和陈大年兄弟俩,接着是吴兆谱盛大首席财务官,朱海发盛大首席投资官,瞿海滨盛大资深副总裁,再接着是在盛大没有职位的吴征,周桐宇,和牛文文,最后。李善友。

        9位董事中,6位在盛大有差事,要么创始人要么是嫡系,且董事瞿海滨还是华友代理CEO。

        董事会里,KU6只剩孤君李善友,KU6已经失语了。这也从侧面说明一个事实,原来KU6的投资方,也已经集体撤退,不玩了。

 

 

三、关于KU6这点活


         KU6这点活,到底是不是还是让李善友继续挑头干,一些暧昧的迹象表明盛大或许早有打算。随着优酷网前销售副总裁陈军、土豆网前首席架构师赵亮先后加盟KU6,仅剩的一点地盘也一点点被盛大招募的外援给占据了,KU6管理权又被稀释了。俗称架空。

        李善友最近在新浪围脖写了不少感言,其中有赞美陈天桥的,“创业家对一个创业公司的作用有多大?我想至少是80%!一个公司的文化、价值观、精神气质等,其实跟公司老大严重关联。熊澄宇教授说,湖南广电现象其实就是魏文彬现象,盛大也是CTQ气质的体现。如果一个公司的CEO,丧失了创业家精神,这个公司将没有成长的可能性。透过现象看本质,这个最重要。”

        隔空喊话,种种,江湖才有李善友要被革职的传言。

2010-04-02

       一条爆炸性的新闻迅速钻入了网民的耳朵,业内人士愿意八卦是因为腾讯帝国在中国互联网举世无双的地位,它的创始人一点风吹草动都让它的敌人和朋友充满了好奇,网民八卦是因为马化腾脚下踩的不是云彩,而是可以兑换真金白银财富之城。


      是的,这是一条八卦,在4月1日的当天充斥了各大网站的门面,在赚足了眼球和承受了各种版本的臆想后,又迅速的消失了。虽然,腾讯给出了一则声明,但我相信,关于这位传奇人物的花边消息依然还会在朝野流传,“关心”马化腾的故事还会很多。

      和来自阿sa的香艳炸弹相比,令马化腾担忧还有很多。例如延绵不断的垄断指责。
最新的一例:北极光邓锋说“有竞争力以后成为大公司的机会不大。比如说腾讯,有腾讯的存在其他小公司很难成长得很大。”邓锋手里正在把玩的代表是开心网,虽然在产品定位上与QQ校友存在纸面的差距,但是不能否认,和QQ空间相比,开心网的确不算太大。一样的描述也来自曾黎青,出走的腾讯创始人。

      邓锋说这些的时候,马化腾和邓锋都在参加IT领袖峰会,只不过区别的是,一个在台上指点江山,一个在台下发送广播。就是那么不给面子(也许,邓是无意的)。
关于腾讯的抄袭,仿制,垄断的质疑一直从未间断过,就连李彦宏也在峰会上感慨,马化腾干啥啥行。腾讯像一辆有轨的火车不断的超越了对手。那些声音被碾的粉碎。

      民间的声音是不会有多少人理会的,这是商业竞争的时代,何况腾讯受到了万千的宠爱,例如深圳市政府,深圳市政府应该对腾讯永久驻扎的表态感到欢喜,源源不断的GDP贡献让腾讯大厦在深圳的大街上格外的标致。

      这条消息也许更值得马化腾们关注,4月1日,央行着力构建的第二代支付系统的“先行军”——网银互联应用系统或将于今年8月份上线运行银行业人士透露,央行给银行的反馈是,或许暂停第三方支付平台接入网银互联系统。“主要原因在于,第三方平台仍未获得相关牌照,不属结算清算组织。”

      前段时间,央行放风不允许没有金融资质的机构公司从事支付等金融业务,接着马云的淘宝就宣布可以提供小额贷款,接着,央视的支付系统马上也要上线了。

     马化腾好像从来没有说过蓬耳生辉的话,事实是腾讯足够强大,但也传出中移动有意入侵的传闻,尤其产业从PC向手机迁移的大潮下,在互联网时代牢牢把握终端的QQ,是否还能在移动互联网里继续称霸,这也是个问题。马云曾说过,支付宝可以无偿送给国家,愚人节,马云别被愚了。

     这一点上,我顶张朝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