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9-06-29

1.陈天桥21岁就当上了陆家嘴集团的副总经理。26岁的时候就当金信证券公司的高管。1999年陈天桥辞职和弟弟与妻子、弟弟、同学等一起创办盛大网络。31岁成为身价88亿元的超级巨富。

  我向来不特别喜欢钱。我拼命挣钱,只为证明自己的价值。——陈天桥最广为人知的一句名言

2.张朝阳。曾经是全国新科第39名考去美利坚留学。在校期间,被西方文化深深感染,留长发,扎小辫,办乐队。回国后,开公司,拍写真,登山滑雪,舞大刀,开游艇,会明星。人生不羁,唯我精彩。

清华的几年也使我学会了在极端压力下如何去生存。后来融资的压力,比起在清华时年龄小、什么都不懂、光荣和梦想成天在脑子里转,压力显然是太大了,只不过这段经历也是对我后来能在竞争中保持战斗热情的一种心理承受能力的考验。很多人就是在这样的压力下未能坚持过来,变得平庸了。 ——张朝阳

 

 

 

 

  

2009-06-26

两年前,张朝阳告了一把李开复,这次毫不客气的向据说一直在暗地里搞小动作的腾讯贴出了缴文。查尔斯向企鹅投去鄙夷的目光同时,更暴露了搜狐要在桌面占据一席之地的雄心壮志。

腾讯现在是中国互联网的霸主,虽然身躯庞大,但腾讯得以安身立命的还是那只不断闪烁的小企鹅。命根子,动不得。正是凭借牢牢把守用户桌面,才得以顺利的发展其他业务。腾讯网当年刚一出来的时候被预言早晚会饿死在深圳的大街上,几年过去了,腾讯网非但没死,还要世博会一回,仅仅是每天一弹就养活了一个门户,可见企鹅的杀伤力之大,影响之深。

再来看张朝阳手里的搜狐矩阵,搜狐和17173是门户,畅游是网络游戏,搜狗的名头下有浏览器,搜索引擎,以及大出风头的输入法。还有垂直类网站焦点房地产外加一个ChinaRen。其实这些张朝阳有的东西,马化腾都有。

现在对互联网入口的争夺是越来越激烈。制胜终端才能得用户,得天下。所以,张朝阳不怕马化腾的兄弟多,目前的形式是,马化腾有的东西,张朝阳没有。马化腾没有的东西,张朝阳有。那占据市场70%以上的搜狗输入法。

搜狗输入法,显然是被搜狐委以重任,比如更新字库的时候会弹出新闻,又比如搜狗输入法4.0版本已经嵌入了搜索功能,网民可以边打字边搜索。 这招恐怕也会把李彦宏吓一跳。腾讯一直享受终端的无限风光,对于终端的喜爱可谓极致。只不过,腾讯这次真的动了张朝阳的心肝。从市场份额看,搜狗输入法是目前搜狐唯一可以预见将来可能会成为互联网入口的产品。有些人揶揄搜狐小纸人是僵尸,此仇要报,搜狗要上!

朝阳大叔,是个现实人,是个抓鱼的高手,从张科学家到披头士再到工程师。哪点不是? 别说腾讯真抄袭了,就是工某部敢来抄,搜狗都要拼命,张朝阳说了,我那上气不接下气的爬山全是为了公司,公司说爬到6600米,我就爬到6600米,再往上多一米,我都不爬。

2009-06-23
陈晓薇不是慈禧太后
自魔兽易主后,业界频传九城总裁陈晓薇离职。陈晓薇回应:谢谢某些人关心,小心我割了你们的内分泌器官。
魔兽一去,陈晓薇就要走人。难道她真因魔兽而生?

去年朱骏兴高采烈宣布,美女空降九城。陈晓薇投怀送抱立下金光灿灿的的四条军令状:第一是做好现有的服务,第二实现游戏多元化,第三是九城要加大自主研发力度,第四是建设有互动性的游戏社区。现在细数陈晓薇在九城的大概一年半的战绩,这四条里边有的沾点边,有的干脆死掉了,比如那个传说中的等待陈晓薇拯救的九城社区已经永远的定格在了2007年05月16日。

也许,这只是多喝了一杯鸡尾酒的泛起来红晕。才一年半的时间,美女已经憔悴很多。

朱骏说,张朝阳的游艇不算什么,他买个游艇才花400万美金,我一年光玩足球就要花掉1000万美金,足球是中国最奢侈的玩具。朱老板就是有气势,要出手就是顶级的玩具,要整治就直接就把毛剑卿弄到小黑屋,整哭。可惜在关键时刻却掉了链子,让他赖以在所有九城员工和申花球员面前装牛逼的护法神器没了!那个可以带来绝大多数的银子的魔兽被人家抢走了。朱骏不在乎,他还可以吃老本,还可以继续跟上海电视台解说员唐蒙互吐真情,反正我比你有你钱,气死你!朱骏累了也会说,人都有想念兄弟的时候,这不,九城创始人秦洁回来了,又可以一起怀旧喝点小酒了。

也许秦洁还会问,那狗日的媒体老说我们要炒掉小薇,这不是纯粹是制造事端吗?也许朱骏会回答:把陈总最美的一张玉照放大十倍,然后裱起来,寄给他们,供他们瞻仰。我们九城就是这么做的,一年花几百万看美女,俺们乐意,管你们吊事!

陈晓薇不是慈禧太后,这已经不再是骑车卖黄鱼的朱骏,私人飞机可以不开,球可以不踢,陈晓薇也可以不要。九城的城头飘扬的旗帜永远写着朱字,搬到陈晓薇除了多条娱乐新闻,基本没啥意思。美人迟暮,帝国依旧。

2009-06-17

今晚IT龙门阵讨论的是绿坝。绿坝在百度和谷歌搜索排行榜里势头依然强劲,人民群众热情不减,工信部还会像签发通知的时候那么轻松?

有同志质疑工信部此举可能某些人涉嫌从中谋取私利,认为单单就绿坝软件本身而言,四千多万的银子实在是过于昂贵。还有同志把绿坝的前世今生翻了个底朝天,但个人觉得工信部还不会蠢到把一套暗箱操作的路数端到数以亿计的电脑面前,供亿万网民瞻仰。别忘了,工信部是“高科技”单位。

绿坝立意虽好,但工信部文章写的实在是太草率,大笔一挥,就要求人民群众按照他们树立的中心思想,朗读背诵,相夫教子,也没有前期相关调研,也不见相关研讨,跟人们群众从不打招呼却要替人民群众当家作主,这是典型的庸医。但见病人来就知病人事,明明不是一刀切的事情,却要拿走人家的大肠。被屎尿憋成绿脸能不找工信部讲理?明明什么病都没,却给人家诊断为色盲,能不泣血焚书?

工信部不是没事干的清闲衙门。

这是我最近在北京京郊拍的一副照片,这幅照至少暴露了两个问题,一,离这家网络工作室不到50米外就有一所中学。二,被明文禁止的外挂却被当成了正经生意来大作特作。也许工信部会说,网吧围着学校转那该归教育部管。外挂泛滥那是公安局的事情,应该派公安去抓小偷。

是滴,作为一个普通网民,我到现在也不明白,工信部是不是只有给联想,方正们盖红戳的资格?网游产业快速发展的同时,引发了众多的社会问题,工信部的五点建议剑不出鞘,躺在案桌上呼呼睡大觉?更雷到我的是,北京公安局昨日宣布也要研发过滤软件,北京也要搞实名制。作为一个北京网民。我不知道有一天,我该装谁的过滤软件?是用预装的工信部的?还是卸载后再捣鼓上北京公安局的?谁比谁的官大?好像某些人能看出来,这条北京公安局为工信部写的软文,真软。

衙门作风多了,比如北京联通。最近联通限量销售3G号卡无线上网卡。据联通营业厅客服人员介绍说,想申请WCDMA业务的用户,可携带本人有效身份证件,若使用外地身份证则需预交500元押金。时至今日,北京联通还是不改垄断官老爷的作风,一脸爱买不买,爱捧场不捧场的表情。我倒想问一句:我亮出那光荣的暂住证,是不可以对折,交250块大洋?

曾经记得广东公安打出打击河南籍犯罪团伙的标语吓坏了河南省省长。这年头,衙门作风也容易伤害同类。

2009-05-26

丁磊的枪声响彻中关村,他没浪费自己的子弹,以及那个署名叫做刘伟的编辑。冯鑫这个人很幽默,在IT龙门阵的时候采访过他,算是有一面之缘。那时候红麦软件的总监屈伟同学在芸芸众生面前问了一个不大雅的问题:你们暴风怎么关了程序还自动运行啊?冯鑫老先生貌似聪明的躲过了这个问题。

人算不如天算,该来总归会来,他还是没躲过。

激动网对土豆,狂轰滥炸的时候,优酷,KU6没有放鞭炮,也没有心思争第一,大家是一起被关在版权的笼子里,何谓凤凰,何谓野鸡?都是人家案板上美食!

冯鑫这次多希望迅雷们,PPLIVE们能大声说:看见没,那站在审判席上的是我兄弟!哪怕温柔的一撇也行。可惜迅雷的COO罗为民只是害羞的说,俺们和运营商合作密切,一定不会导致5.19这样大规模断网的事件。

地球人都知道,他怎么会承认和暴风是兄弟呢。即便是迅雷曾经标榜是大哥,即便迅雷走的后门比暴风更严重,但这一切在5.19以后都结束了。死无对证。

拿破仑大帝有名言,上帝永远站在大炮多的一方。目前这种情况我敢说,正义站在了网易的一边,但冯鑫注定要做孤胆英雄。

2009-05-06

九城和网易的魔兽争霸暂告一段落。互联网也好像安静了,很多其实不然,淘宝和盛大等转移阵地,又把唱戏的台子搭到了普通的人民群众之间。总是这样的路线。先是业内炒作一番,然后又继续逗人民群众玩。

淘宝:韩寒开店。寄冥币。寄狗屎。
盛大:主席邀你参加文学大赛。宏伟的游戏主题公园。

春节的时候,李彦宏露一次脸被人说成花了4000W,这个咱不知道,只知道在某些论坛这个话题被炒的很火。业内人士的武打片很精彩,但这跟普通网民无关。即便是央视让百度露了屁股,但是理发师发一阵骚后照样用百度去搜索A8。

所以说,可爱的网民只会认为淘宝的魅力真大,连韩寒都去开店。盛大文学真牛叉连文学主席都给撑腰。

网络公关干的事情,就是请广告主吃顿大餐,然后拐弯抹角的顺带着请人家看看普通网民集体高潮的壮观景象。那目的就是:不要说我们没有影响力。

正因为普通的网民没有什么高级的鉴别能力,所以这样的手段才得以屡屡得逞,百试不爽。

要说最嚣张的还是天涯,天涯的风靡正是靠着擅长炒作的芙蓉大军一夜间摧城拔寨,以致狗仔队日夜守候。呵呵呵,天涯最近很乖,因为邢明要上市,不能再让别人说他们家是露乳,露沟,露臀,露点的大本营。这样不雅也不上档次。

普通网民在网络公关制造的网络盛宴里,夜夜笙歌,日日陶醉。

有人很痛恨网络公关,觉得他们这是在人为的制作舆论,是在玩弄人民群众的智商。“不是炒作。我就吃了键盘!”因而他们坚决不买阿里,盛大的股票。说一千道一万,看穿把戏的只有圈里人和微不足道的小网民们,痛恨有什么用?连媒体都可以收买,那些反对的声音早就淹没在互联网的滚滚红尘中。
就跟史玉柱的脑黄金,黄金搭档,脑白金让人永远分不清到底谁是爷爷谁是孙子一样,我们只有花点银子接受“脑”字辈的祝福,然后坐到电脑前,打开网易,跟何炅老师无尽的缠绵,看那张英俊的老脸在兜售777元的黄金手机。

2009-04-08

互联网的造富神话让坊间平添了众多的传说,蔡文胜就是其中之一。Hao123李兴平更显神秘,居然从来没有踏出过广东省。

 

他们是众多个人站长崇拜的偶像,于是就诞生了各种各样版本的故事。蔡文胜在自己演绎的互联网传奇里仿佛真的拥有三头六臂的神仙一样让人充满遐想,一晃几年过去了,蔡文胜没有变成神仙,倒成了天使投资人。个人站长终于完美的蜕变。

 

 

蔡文胜说,YouTube十几亿美金卖给谷歌时候让他十分的不解,在他的理解中上百亿人民币的的价值应该有几千人甚至上万人才能创造。YouTube仅仅是几十个员工,是如何做到的?不过,他很快的就明白了,实际上坐在办公室里的确是寥寥数人,但之外,世界上有成千上万的人免费在为YouTube工作着。所以,蔡文胜在接受我的采访时说,有了一定用户基数的项目,他才会选择投。

 

 

十分的赞同这个观点,个人网站之所以能壮大产生价值,并不仅仅依赖个人站长的辛勤工作,还必须得到众多的追捧者鼓掌,喝彩和支持。Hao123的聪明之处就在于第一时间发动群众,为自己的网站推广。如果您觉得本站好,请传给你QQ上的5位好友。 李兴平怕是第一个想出这样口号的人。

 

 

像是废话,没有用户当然没有价值!但个人站长们应该谨记的是,玄妙的地方在于网站受到认可的过程中,怎么样让网民主动的心甘情愿的帮忙推广,网民和网站方能形成良性的互动反馈机制,而不是帮倒忙。抛却产品的因素外,这个命题答的好的网站都会成功。很大程度上说,蔡文胜和李兴平正是掌握了这种技巧才得以三生万物。

 

感慨的是,仅仅是一页,仅仅是满足了网民那小小的需求,网址导航站就能取得那么辉煌的成功,产品的魔法实在让人惊叹。个人站长,你的网站是否具备了别样的魅力,可以让网民自发的为你扬名,为你沉醉?

 

 

 

2009-04-01

                  网友问,搜狗输入法采取了什么样的营销手段,推广的如此成功?昨晚采访搜狐高级副总裁王小川时,他很认真的回答:“其实这还要感谢谷歌,正是因为他们的抄袭,才加速了搜狗输入法的成名。”

 

谷歌这个向来推崇技术创新的企业,居然还能暗地里搞出来这么一腿,2007年的一幕实在让人觉得惊讶。谷歌的道歉信不知道是否发给了张朝阳,但自此流氓的一面让谷歌走下了神坛。

 

将近两年过去了,谷歌中国的市场份额在蜿蜒中爬升。激动时,总有些事情被忘到了马路边。人们似乎忘记了,谷歌当时究竟是技术抽筋还是脑子抽筋了?张朝阳应该开着游艇带着李开复转一圈,顺便告诉他,高尔夫我没有你打的棒,但跳舞我可比你强多了。实际上,喜欢打太极拳的谷歌,占领用户桌面的初衷从未改变。也决不能因为张朝阳而改变。抄后路的罪过远不抵热腾腾的占有率。

 

 

谷歌的正版音乐下载经过两年的痛苦折磨终于诞生,这个被李开复拿来蚕食百度三分之一用户的武器刚一亮相就被指:基本属于报废状态。报废又能怎样?重要的是谷歌中国的这一举动,奉行的是出名要趁早,扬名要及时。我们就是正版。我们保护知识产权。如果陈天桥们再因为盛大文学的破事登门,毫不客气,送客。况且,姚之队买单,不充分说明了,谷歌怎么会是流氓呢。谷歌知识产权的大红灯笼高高挂,天下一切太平。

 

 

几年之前,谷歌刚刚进入中国,诸多不适形如盲流。但现在谷歌中国越来越本土化,这个戴着洋帽子的知识青年不再盲流了,在一些商业操作上,越来越圆滑越来越缥缈。有人居然会对于谷歌一些大话,常常感到不安。为什么会不安呢,因为现在骂人也成了一种武器。

 

盲流,离流氓不远。(首发TechWeb)

2009-03-25

某位CEO曾经跟我讲,他认为互联网十年带给了我们的变革可以用三个字来形容——快,低,透。信息快,低成本,公开化。互联网一方面让我们的生活变得简单方便,另一方面又让我们通过网络找到了另一个更加丰富的世界。

互联网不仅仅是用来解决信息量庞大难于流通的问题,它也是商人们攫取利润的工具,那些建立在互联网之上的商业模型成就了一批又一批人一夜暴富的梦想。暴涨的财富像无法阻挡的战车,引诱着大量的资本随后冲向互联网的大堤。于是,大家对着一个目标,蜂拥而上,到最后到达光辉顶点的也就剩几家公司,而那些在路上的不是被冻死,饿死,就是被踩死。

发生在2000年的那一轮互联网泡沫曾经让很多人倾家荡产。这样深刻的事实并没有唤起国内对互联网风险的认识。YouTube的成功套现再一次刺激了人们脆弱的神经,仿佛是一夜之间,中国冒出了上千家的视频网站。这些视频网站要消耗掉多少的社会资源。宽带,人力,公司的日常开支等等,没有人能准确估算在这一波视频热潮当中到底烧掉了多少真金白银。最后,看到的是,除了几家视频网站独大以外,哀鸿遍野,裁员的裁员,倒闭的倒闭,投入非但没有带来经济效益,还造成了社会负面效益。真是一个多败的结局。

视频网站尸骨未寒,网游又扛起了时髦的大旗。大家都在争先看同一张的网游前景报告,都在私下盘算自己的地盘该有多大,如果你了解大家对于网游如火的热情,你就不会对网游产品同质化再生抱怨了。网游俨然进入了大跃进时代,从年产十几款实现到日产十几款的惊人巨变。熙熙攘攘,好不热闹,可以预见的是,过程复制后,网游也逃脱不了一样的结局。

在这些商业操作中,推手们到底浪费掉了多少的人力物力?没有人有兴趣关心这样的事情,毕竟在蛋糕面前,他们往往沉醉于对美味的幻想,而忘记了自己是否有拿刀叉的资本,最可悲的是,在一阵哄抢之后,蛋糕应声落地。

有没有人指导我们的互联网产业结构?防止重复性建设?相关部门是不是不应该只关心发牌照,而是应该把视线转移到互联网产业的健康发展上?对于电解铝之类的化工业我们有申报制度,而对于新生的互联网来说,一个是申报制度无疑是天方夜谭,另一个是有人为门槛的互联网未必是好事。

想来想去还是回归到商业本身,奉劝那些跟风做网游的,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

2009-03-18

                                

美国职业服装投资者卡尔和纽约大都会职业棒球队老板维尔波恩正在纽约的大街上忍受煎熬,前者和马多夫有着多达50年的深厚交情,却无情的被马多夫骗走了高达5亿美金的半个身价,后者则因为无法接手马多夫是巨骗的事实而丧失了对人性,对道德的双重信心。除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有渎职之嫌外,马多夫的骗局解说举世哗然——没有什么不可能,只要摆脱了道德的枷锁。

 

经济领域里的丑闻不仅仅是让人们钱袋子瘪了,重要的是心也变得残缺。

 

镜头拉回中国互联网, 今晚有幸参与了IT龙门阵关于互联网用户隐私的大辩论。与会者都是互联网资深人士,期间有不少人大曝互联网业内丑闻。颇有感触。

 

央视曝光淘宝假货横行,这算不算丑闻我无法界定,但对电子商务影响之深却是显而易见。淘宝在这场有央视发起的打击网络贩假,卖假的人民战争中,到底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有人认为淘宝乏于监管,罪该万死。有人说淘宝只是一个平台,无法出位行使工商的职权,也实在没那个能力应对数以亿计的审查。比较赞同祝志军老师的观点,判断淘宝的好坏要以企业的主观意志为基础。如果马云本来就知道假货横行却坐视不管,那么这问题肯定在淘宝。相反,如果马云并不知道假货泛滥,那么责任的摊派就需要认真的讨论。

 

这也说明一个问题,中国互联网还有很多法律尚待完善,但即便是有明确的法律条款,也阻止不了一些勾当暗地滋生。像51JOB和移动公司贩卖用户资料之类的丑闻只有抓现行可以让大家一起愤怒,此外我们只能选择沉默。在法律框架内无法真正受到约束的商业交易是如此的畸形和阴暗。在这场和真相的较量中,正义显得是多么的苍白无力,最可悲的是没有证据就等于诽谤。

 

也只能无奈的搬出道德来震慑下冰冷的现实,但企业道德的缺失让一切关于互联网的争吵变得安静,变得条理化,变成了一种常态。长叹那些被刷到中关村电线杆上的个人资料迎风招展,大谈道德的正人君子却不见踪迹。

 

 

马云们是不是马多夫,只有他们自己清楚。